很多英国在线教育的推动者认为,在线教育是趋势所在,为学校、学生和家长尝试新事物提供了机会。不过,也有家长担心,孩子离开了课堂,学习效率会大大降低,毕竟家庭中难以复制学校的学习氛围,缺少课堂的规范和紧迫性。

  日 本

  4月7日,在哈萨克斯坦努尔苏丹,一名家长陪同孩子通过“空中课堂”学习。 新华社发

  英 国

  埼玉大学决定从4月27日到8月8日的整个学期都采用远程授课的方式。同时,为了让没有无线网络的学生也能上课,该大学还开放了一些配置无线网络环境的教室。东北大学已经从4月20日开始把近1.8万名学生的所有课程改为在线授课。尽管日本全国已于5月25日解除紧急状态,但考虑到学生人数众多,很多大学为了避免人员聚集,继续采用网络远程授课的方式。

远程教育的发展潜力和巨大空间

  4月8日,在韩国首尔,首尔机器人高中的老师正在对学生进行远程入学教育。 新华社发

  日本国学院大学教授水无田气流表示,疫情防控期间,很多国家都在大力推动在线教育。目前,日本私立教育行业的在线教育发展得稍快一些,公立教育的线上课程并不普及,这可能将进一步拉大教育差距。

  除了学校向学生提供学习资料以外,不少教育网站免费开放了部分教育资源。英国广播公司、大英博物馆等机构也开始免费提供线上内容,为孩子们增加了课堂之外的学习素材

  一系列为远程教育提供“基础设施”的应用迅速走红。疫情防控期间,全美几乎所有州都做出了关闭学校的决定,大量学生通过网络课堂参与了一场前所未有的远程教育试验

  美 国

  与日本的大学积极尝试在线授课相比,当前日本中小学在线教育面临诸多实际困难。在日本解除紧急状态后,各地中小学已经陆续开学复课。《日本经济新闻》认为,并非所有学校都具备实施在线教育的能力。尽管日本文部科学省很早就提出,在2023年前实现中小学1人1台平板电脑的计划,但截至2019年,日本平均5名中小学生才拥有1台平板电脑。东北大学教育工学教授堀田龙表示,日本现在还没有办法一下子从使用教科书和黑板的方式中转变过来,还需要观察其他国家的做法。

  截至2019年,日本平均5名中小学生拥有1台平板电脑。与日本的大学积极尝试在线授课相比,日本中小学面临在线课程少等实际困难,还没有办法一下子从使用教科书和黑板的方式中转变过来

  尽管疫情让美国远程教育迅速走向大规模应用,但在许多教育专家看来,这一模式要真正走向成熟,仍面临不少挑战。例如,美国许多文理学院传统上将小班授课、教授近距离指导和丰富的课外活动作为自身最大优势,对网络授课一直存在一定程度的抵制,现在转向网络授课,难免会遭遇困难。此外,如何吸引学生注意力,如何开展对操作性要求更高的实验室课程,如何确保考试安全、防止学生作弊等现实问题,也都摆在学校面前。

  关于大学生对在线远程教育的接受度,日本大学教授臼井哲所做的调查显示,对于开展双向互动的网络授课,有59.2%的学生表示“无论如何想参加”或“比较想参加”。然而,当被问及哪种网络授课方式更容易接受时,有71.5%的受访学生回答喜欢“按需收看的方式”,选择喜欢“双向直播授课”的学生仅占15.3%。在调查问卷的“自由表述”一栏,很多学生对网络课程表达了“期待”的同时,也不乏关于“在家中能否集中精力”“能否开展活跃讨论”等质疑。臼井哲表示:“大多数学生都能习惯收看视频,但如果不能把内容做得有趣一些,他们可能不会爱看。”

  英国网络教育资源丰富,许多学校早已将网络资源运用在日常教学中。当前,由于疫情防控形势仍然不容乐观,英国教育部门不得不放弃让所有学生在暑假前回归校园的计划。未来一段时间,网络远程教育还将是大多数英国学生的主要学习方式。

  把课堂搬到线上,远程教育成为疫情防控期间不少国家学校教育的有效替代手段。与此同时,硬件配备不足、教师和学生难以适应从线下到线上的转换等,也制约着网络远程教育的发展。专家认为,在线教学不是线下课堂的翻版,只有从网络远程教育的特点和规律出发,才能更好推动技术应用所带来的教育形态变革。

  (本报华盛顿电)

  除日常学业外,体育运动受到很多学校的重视。据英国媒体报道,位于伊普斯威奇的一所学校在停课期间每天为学生提供在线瑜伽和尊巴课程。该校认为,青少年应该在这一艰难的时刻“保持身心健康”。在充分运用线上资源的同时,英国的教育界人士呼吁家长和学生利用停课的时间享受家庭时光。

  迅速走向大规模应用

  本报驻日本记者 刘军国

远程教育的发展潜力和巨大空间

  3月23日,在英国曼彻斯特,两名儿童在家跟着电视上的教程运动。 新华社发

  一系列为远程教育提供“基础设施”的应用迅速走红。“ZOOM”、谷歌旗下的“教室”和“Hangouts”、思科旗下的“Webex”、微软的“微软团队”等在应用市场的下载量激增。亚利桑那州立大学副教务长克里斯托弗·卡拉汉对本报记者表示,学校很早就同多个视频会议平台建立了合作关系,学校技术团队也一直与平台方密切联系。在卡拉汉看来,相比传统网络教学项目,当前的网络教学实时性更强,与真实课堂的相似度已大大提升。

  日籍华人安东晴告诉记者,她的儿子此前在一个外教全英语授课的英语补习班学习,因为兴趣不大,学了一年效果并不理想。在疫情防控期间,安东晴停了孩子的英语补习班,改用了在中国很流行的一个英语在线课程,每天25分钟。没想到孩子很喜欢,教学效果很好。在安东晴看来,中国在线教育的学习资源做得非常好,很多华人父母都选择了中国的网课,但在日本,这样的在线教育课程还很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