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桃园小学是一所小班化的实验学校,每个班级人数都比较少,均在30人左右。这对于我们老师来说,既是机遇,又是挑战。说是机遇,因为市区没有一所学校如我们学校一样,实行小班化教学。作为一名老师,可以自由地发挥自己的创造力,在教学的天空里驰骋,找到通往成功的方向;说是挑战,因为作为小班化教学,不但我们学校还是头一遭,整个海宁也是史无前例的,没有经验可以借鉴,唯独自己披荆斩棘,这条道路也许曲折,这条道路也许布满荆棘,我们或许会摔倒,我们或许会倒下,但只要勇往直前,总会成功。

  桃园小学 钱红丽

  当然,学生对课堂参与深度的差别,在整个课堂教学中就表现为课堂教学梯度。随着中小学就近入学政策的落实,随着高中教育办学规模的扩大,随着国家对重点学校与重点班级的限制与取消,课堂中学生的差异变得越来越大。而学生差异的增大,就使课堂教学中的梯度表现出来了。既然课堂教学中存在学生参与的梯度现象,教师是否针对学生课堂参与的梯度作出回应,作好回应,就成为课堂观察的一个重点,也是评价课堂成功与否的关键指标。

  教师对学生课堂参与梯度的回应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教师在讲解教学内容时,有没有照顾到不同层次的学生。这不是说要求教师分别为不同层次的学生讲解教学内容,教师可以通过学生间的互帮互助,来促成学科知识在不同层次的学生间传递与渗透。二是教师在课堂提问中,是否顾及了不同问题的思维层次,并根据问题思维层次的不同,来照顾与教育不同层次的学生。只提深层次的问题会打击低层次的同学;只提低层次的问题,会忽略高层次学生的需求。要满足不同层次学生的需要,教师就得精心设计不同层次的问题或者开放性的问题,来激发与引导学生的课堂思维。三是教师在进行作业和席卷设计与点评时,是否对不同层次的学生给予回馈与反应。作业与席卷越是统一,对教师来说越是简单,但受到打击的学生比例就越高。教师用低标准来要求高水平的学生,这是瞧不起学生;用高标准来要求低水平的学生,这是打击学生;只有用学生在作业与席卷中的变化值来评价学生,才是教育学生。

  其次,虽然每个学生都置身于课堂之中,但并不是每个人都参与课堂。其实让老师特别生气的还不是逃课的学生,而是置身课堂之中但却游离于课堂的学生。同样的道理,不是每个参与课堂的学生,对课堂教学的体验与收获都一样。有的学生参与了课堂,并因此而享受到了课堂学习的乐趣,收获了课堂的成果,这进一步激发他参与课堂的兴趣;而有些学生虽然参与了课堂,但却因此而感受到课堂学习的无趣,浪费了学习的时间,打击了参与课堂的兴致。因此,学生对课堂教学的参与度,不能完全当作课堂成功与否的风向标,还需要考虑学生课堂参与的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