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房子》这本书,是围绕主人公—男孩桑桑六年刻骨铭心的校园(一所叫油麻地小学)生活展开的。作品中的桑桑,他有一个幸福的家,受当地人景仰的校长父亲,慈爱的母亲,还有一个可爱的妹妹,同时学习也还不错。但他和仿佛我们周围的同学一样,好奇、淘气、又也不乏勇敢。

  我承认,书中的许多章节和人物我还是没有完全理解,但又有什么关系呢,生活本来就是一本书,有了爱,慢慢都会懂的。

  然而生活永远都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桑桑也遇到了困难,不,应该说是巨大的灾难,他得了一种叫鼠疫的可怕的病,甚至医生已经判定了他的死刑,他害怕,他彷徨,在经历了无数次折磨后他却平静下来,开始检讨自己种种“荒诞”,试图去弥补一切,例如他拖着本已非常虚弱的身体,独自带妹妹柳柳去城里看城墙,是为了弥补以前“为了骗妹妹的玉米棒,答应带她去城里看看”的诺言。在生病的期间,他也感受到了以前未曾注意的爱,特别是见到了父亲那内心痛苦、煎熬,为了他毫不放弃的爱。在爱的坚持下,桑桑最终获得了新生,作品在此却戛然而止。但是我想,桑桑最终获得了不仅是身体上的新生,内心也是的。

  男孩的世界我不太懂,所以对于女孩纸月这个人物我是更喜欢的。纸月从小失去了母亲,而且不知道父亲是谁,和年迈的外婆相依为命。作品中纸月水灵、聪明、乖巧和善良,却似她那总有些苍白的脸一样,性格中也总多了一份怯懦,刚开始的时候我一直不理解,如果说她刚开始在板仓小学怯懦情由可原,因为受坏同学欺负。那么在油麻地小学,不管是老师同学对她都是很友善的,但这份怯懦怎么还使人感到似有似无,挥之不去呢,总让人对她产生怜惜的感觉呢?某一天,我在电视上看到一个寻亲类的节目时,我突然想起了纸月,在那一刹那,我觉得我读懂了纸月,原来纸月一直缺少爱,来自父母双亲的爱!在缺少父母双手撑起的天空里,纸月一直活在惶恐无助中。她内心感到不安,年迈外婆在这方面能给她是有限的。由于经常得到桑桑的帮助,以至于纸月可能在一段时间内把桑桑当成了她安全的港湾。但由于桑桑懵懂和敏感,使得纸月幼小的心感觉这个港湾波澜不静,内心处于一种极度不安的状态,正如“桑桑被宣布有病之后,纸月的目光里就有了一种似有似无的惊恐与哀伤”。但最终,纸月找到了她的天空,她的父亲终于出现在她的世界里了。其实,父亲始终未曾走远,由于大人说不清原因,父亲就在离她不远的地方,独自出家十几年,默默注视着她,好象纸月的功课、写毛笔字功底,很大一部分都是来自独守寺院的慧思和尚(其实就是纸月的父亲)。我一直在想,父亲在外婆去世当夜,向纸月表明身份后,准备还俗带她去江南老家的时刻,纸月会怎么样,喜极而泣,还是嚎嚎大哭?不论怎样,在纸月的情感宣泄后,我想她是喜悦的,她的世界从此有了天!

  桑桑又是勇敢的,当然还有我们这么大年纪说不出的懵懂和敏感。他内心里把纸月当朋友,只要朋友又困难,他会毫不犹豫的挺身而出,比如当他奉命去板仓找纸月(一个小姑娘)为什么不来上学时,在路上靠自己的勇敢和机智打败了几个专门欺负纸月的小混混,尽管自己也严重挂彩,但他却毫不在意,从而在纸月心中树立起了一个英雄的形象。他也希望在穿着干净的纸月心中留下好印象,所以当知道纸月即将成为他的同学时,一向不修边幅的他竟然在深秋到河里洗澡,晚上坐在裁缝店里等他的新衣服,却成为同学们取笑的“小白褂”而恼羞成怒。敏感的他本来是纸月在油麻地认识的第一位同学,后来偶尔还借宿在他家里,但他在学校却和纸月不说话。当其他同学恶作剧的把他和纸月联系在一起的时候,他竟紧张的把他的范文念的结结巴巴,整的好象不是他的作文似的,然后放学后和恶作剧的同学打架……呵呵,我只能偷着笑,因为仿佛有些人在瞪我。

  钧儒小学四(2)班 王茜

  首先是做事不管不顾的好奇和淘气吧,为了学人家捕鱼,他将父母床上的蚊帐扯下来做成鱼网;为了给自己弄一些“象样”的笔记本,摆摆谱,他将父亲十几年来的“宝贝”—获奖荣誉本子,有盖章的地方全部撕下来,然后“据为己有”……另外他还是个养鸽子的发烧友,为了给他的鸽群弄一个“高级公寓”,他趁父母不在家,叫来自己的“死党”,将家里的碗柜改造成鸽屋,然后锯掉四条腿,挂在院墙上……,看到这些,我不由得大笑起来,同学们,有没有类似的“趣事”,反正我没有,有的话也就那么一囡囡……当然没受到象桑桑那样被父亲“胖揍”的优待,因为现在大人打小孩是犯法的,嘿嘿!

  坦率的讲,《草房子》这本书,大约在二年级的时候我就读过,当时只着迷于精彩的故事情节,时间一长,很快就淡忘了。前几天,整理书架时,无意中又发现这本书,我竟然一口气读了两遍,心情还久久不能平静,因为我从作品中,依稀发现了现实生活中的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