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不满足于做小恐龙,他们找来各种材料准备做一只大恐龙,在固定纸箱的时候,有的幼儿拿来了双面胶,有的幼儿拿来了胶水,明明却从木艺馆找来了钉子和锤子,拿起锤子准备用钉子来钉,教师看见了,马上走上前对明明说:“钉子是用来钉纸箱的吗?”明明看着老师不知所措。

幼儿在倾听和分享中取长补短,不断丰富自己的经验,通过与其他幼儿的交流,让自己的想法和认识与其他幼儿的相磨合,认识彼此之间的差异,并接受这样的差异,从而构建自己的认知方式。如果评价中包含培养幼儿的创作兴趣、想象力、创造力以及解决问题的能力等,幼儿能积极地表达自己的想法和见解,有一定的成就感,就会增加他再次创作的欲望。

教育评价是幼儿园教育工作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促进每一个幼儿发展、提高教育质量的必要手段。正处于自我概念建立初级阶段的幼儿,尚缺乏自我评价能力,对父母和教师的评价反馈依赖性较强。从某种程度上说,重要他人——父母和教师的评价对幼儿自我和个性的发展有着重要影响。

  活动开始时,用尊重平等的语言激励自信

    活动过程中,用促发思考的语言创造可能

当幼儿进行各种尝试探索时,难免会出现一些不合乎常理的行为,这个时候作为教师会忍不住上前阻止,长此以往不仅会挫伤幼儿的自信心和探究动机,还可能会造成幼儿“习得性无助”。那么,既不打击幼儿的积极性,又能对幼儿的学习有积极的引导,教师可以怎么做?在上述案例中,教师可以说:“纸箱一般是用什么来粘贴的呢?用钉子钉纸箱不知道会怎么样……”或是试图建议他换个角度思考:“除了用钉子钉纸箱,还有什么办法呢?”

当教师的评价建立在“感同身受、换位思考”的基础上,就能给幼儿传达一种尊重平等的价值观,使幼儿获得安全感,并能够有信心、有兴趣投入活动。

大班围绕绘本《我想养只大恐龙》开展了主题活动,幼儿在阅读绘本和参观博物馆恐龙展后,每人都设计了自己的恐龙,并将在美工区制作恐龙。今天的区域活动时间到了,乐乐拿着自己的设计稿走进美工区,他摸摸这个,看看那个,一直没有动手,过了一会儿,乐乐愁眉苦脸地向老师发出了求救信号:“老师,我不会做。”老师看了看说:“你看东东是怎么做的,你可以请东东帮帮你……”乐乐转而向东东求救:“东东,我不会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