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值得注意的是,在幼儿游戏时,大人特别是妈妈们不要刻意与幼儿互动,不需要帮幼儿营造气氛、分配角色、寻找替代物,他们自己就能完成。事实上,幼儿如此喜欢假装游戏,是因为只有在游戏中,他们才可以无视成人的权威,自己“当家做主”。对于年幼的孩子来说,游戏本身有时就有逃避现实压力的功能。这要求成人在与幼儿游戏时,尽力不要显示自己,要适当示弱。要让幼儿去主导游戏,成人要善于配合,接受幼儿给予的角色并极力诠释,但要在诠释中加入隐性的生活指导,让幼儿通过游戏习得生活技能和优秀品质。比如,幼儿玩“看病”游戏时,喜欢当医生,那大人就演好小病号;幼儿玩“老师上课”游戏,喜欢当老师,大人就当好小朋友,给幼儿充分的自主游戏权利。

再看一位妈妈的实验:孩子因为身体原因需要做手术,妈妈明显感觉到儿子紧张、焦虑。这位妈妈想:孩子显然需要我的安慰,但是成人的谈话他听不懂。于是,她找来了一本有关医院动手术的绘本,给孩子讲了这个故事。可是,孩子还是有些不安。这时,妈妈建议自己扮演医生,孩子扮演病人,模拟动手术的过程,孩子非常轻松地完成了。果然,做手术时,孩子非常配合,甚至没有哭闹,医生很吃惊。妈妈知道,这是游戏帮孩子舒缓了情绪,减轻了压力。

其次,要善于观察幼儿的假装游戏,随时记录幼儿的游戏兴趣和行为。幼儿重复做某一种游戏,定有其心理上的深层次原因,成人应该学会从幼儿的游戏中理解它蕴含的意义,并做出解释和判断,从而在教育教学中渗透幼儿感兴趣的知识和活动主题,以此回应和满足幼儿的需求。比如,幼儿在游戏中经常因为争抢游戏角色而发生冲突,这是因为他们还处于自我中心阶段,缺乏与人交往的技巧,教师可以利用游戏中发生的小故事,帮助幼儿获得一些粗浅的交往技能。

由此可见,假装游戏对幼儿来说,至少有两重作用,即促进幼儿的思维能力发展和疏解压力。复杂的开锁游戏需要幼儿有比较长时间的专注力,这对他们来说有些困难,而幼儿一旦认定自己是超级英雄蝙蝠侠,他们探究的兴趣就被激发出来了,开锁过程也变得不那么困难了。在“蝙蝠侠开锁”中,假装游戏把幼儿带入了一个全新的角色中,以这个角色的视角去思考和解决问题,幼儿看问题的角度也发生了变化,他们模似角色的性格、逻辑,从而在无意中提高了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

心理学家维果茨基甚至认为,只有假装游戏才是真正的游戏,因为它是游戏者依据自己的想象构建各种虚假情景的创造活动。这些“假装”的游戏情景发展了幼儿丰富的想象力,激发了幼儿无穷的幻想。

以上现象有一个专有名字——假装游戏。它是幼儿在一种虚拟的游戏情境中进行的由虚构的操作代替实际操作,以假想的物品代替现实物品,假扮角色,即“以人代人”“以物代物”,以此获得现实欲望的替代与满足的一种游戏。在假装情景中,幼儿在大脑中形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天地,其行为同富有想象力的作家一样,创造了一个自己的世界,按照他中意的方式,重新安排他的天地里的一切,并凭借想象描绘出“构想蓝图”。

假装游戏对幼儿来说,就像每天吃饭睡觉一样,自然而然。他们在一次次假装游戏中,完成了隐秘的成长。成人在幼儿的假装游戏中应充当支持、鼓励的角色,必要的时候,也应充当他们的“拐杖”,帮助他们更好地往前走。

与此同时,对于生活在幼儿园这个集体中的幼儿来说,假装游戏还有助于增加幼儿对伙伴情感情绪的理解。幼儿为了游戏的顺利进行,在理解自己假装角色的同时,更要理解游戏对方的假装意义。只有理解了游戏同伴外显行为背后的含义,才能达成游戏的沟通与默契。比如,在扮演角色时,幼儿要与同伴进行协商,“让我假装……”或者“不,还是让我假装……”等方式去沟通并相互理解。

假装游戏 见证幼儿隐秘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