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析:

艺术区投放了打孔器,虫虫用它为纸杯和纸盘打孔。纸杯薄,虫虫很快就打了一圈孔,他满意地欣赏后开始给纸盘打孔。纸盘太厚了,很费劲,虫虫咬牙打了个孔,却怎么也取不下来打孔器。虫虫请老师帮忙,老师蹲下来说:“你想想怎么放上去的,然后就能取下来。试试!”虫虫若有所思,把打孔器转了个角度,果然分开了,老师笑着竖起大拇指。

“无所事事”也是一种学习吗

对区域游戏的介入指导是评价幼师专业性的重要指标,提升介入的有效性一方面有赖于专业理论知识的学习,更重要的是要在实践中沉下心去观察、思考、分析,揣摩每个个案的实质差异,从而形成具有个人风格的指导策略。

案例2:

面对孩子的求助,教师有各种应对策略。“在孩子放弃前给予帮助;危险预警前及时制止”是教师都知道的介入原则,但现场往往比较复杂。案例1中的指导显然无效,孩子已经历多次失败,但教师只是一味简单鼓励,没有实质帮助,导致孩子挫败后放弃,而且导致失败的原因是材料的问题。案例2中教师既鼓励孩子继续尝试,又引导孩子思考解决问题的方法,指导恰到好处。可见,教师介入虽有规律可循,但依然要在了解多种游戏元素的基础上准确判断。

《中国教育报》2018年11月11日第3版 

答辩互动:

娃娃家的宽宽大声喊:“老师,我给娃娃穿衣服总穿不上!”老师走过来说:“你再试试看!”宽宽鼓捣了一会儿接着喊:“老师,帮帮我,衣服太小了我真的穿不上!”老师说:“你再试试!”宽宽哭了起来:“真的穿不上!”老师说:“哭了也穿不上啊,碰到困难要想办法!再试试!”宽宽不哭了,放弃穿衣服,去做其他事了。

教师:新材料为孩子们增加了选择空间,选择与否是他们的自由。有3个孩子选择新材料,有两个孩子用旧材料继续完成上次的半成品,他们有自己的计划,我应当尊重。

答辩互动:

幼儿无一例外地依照范例制作圣诞树,不时有幼儿提出“老师这个怎么弄?”“老师我的做完了,你看看行吗?”……

案例2:

评委:对你的介入策略做个评价吧!

教师:区域游戏是分组的活动,集体教育活动是全班孩子一起参加的活动。

教师:我觉得我的介入还是有作用的,他不哭了。孩子穿不上是因为年龄小,自理能力弱。

教师:孩子们分享得很不错,涉及作品、情绪、发现并解决的过程等,更重要的是他们乐于分享,并且认可自己。教师的作用包括倾听、指导、提升等。

答辩互动:

评析:

评委:孩子虽然不哭了,但他也放弃了活动,你有没有发现娃娃和衣服大小不匹配?

评委:区域游戏与集体教育活动的区别在哪里?

游戏开始后,进入美工区的幼儿有的选取并研究新材料,完成纸杯花篮、纸盘娃娃等作品,有的选择已有材料继续完成昨天的半成品。

答辩互动:

自由选择区域、材料、同伴和活动方式是区域游戏的基本特点,两个案例中的教师对区域游戏的理解有本质差别。案例1中的教师将区域游戏定位为分组活动,材料的提供和引导语指向整齐划一的集体学习,活动过程凝重无趣,作品千篇一律,失去了区域游戏的意义。案例2中的教师对区域游戏的自由度有很好的理解,幼儿选择何种材料都建立在自我决策基础上,活动过程积极而专注。可见,教师的游戏导语就是教育理念的外壳,直接影响游戏的性质。

案例1:

答辩互动:

答辩互动:

评委:你觉得你的指导有效吗?孩子穿不上衣服的原因是什么?

实践中孩子们经常出现类似的“无所事事”状态,很多教师只看到孩子们的外显状态,并没有深入观察其精神状态,因此往往急于把孩子动员进活动区。其实每个孩子都有权根据当前的情绪、经验决定参与游戏的方式。我们要允许孩子“无所事事”,当然经常性的“无所事事”还是要介入指导。

游戏导入方式决定游戏性质吗

教师:我没有直接帮助孩子,我相信他能放上去就能取下来,所以只是用语言引导他想办法,我认为指导是有效的。

答辩互动:

评委:你怎么评价你的介入指导?

评委:你觉得孩子喜欢自己的作品和别人喜欢他的作品,哪个更重要?

案例2:

评析:

评委:为什么直接让客人评价孩子的作品?

游戏后的讨论评价意义何在

教师如何应对幼儿的求助

 案例1:

案例1:

教师:孩子是通过别人的评价来认可自己的。

教师:今天正好现场有教师资源,得到客人老师的表扬对孩子们是种鼓励。

美工区,教师引导:要过圣诞节了,看这是什么?(圣诞树范例)圣诞树是什么颜色的?怎么做成的?我们一起来做圣诞树吧!

大班的分享区,教师引导:“今天的游戏你有哪些开心的地方?说说看!”孩子们认真地开始分享:“这是我画的仙女鱼,它有最漂亮的颜色!”“我在科学区碰到了困难,小灯泡怎么也不亮,后来睿睿帮我把电线按住,小灯泡就亮了!”……

区域游戏是幼儿园课程的重要组成部分,教师介入指导是游戏发展的重要助推力量,其有效性决定游戏的质量和幼儿学习与发展的品质。因为游戏具有不确定性,教师的介入也有不同的时机和方式,因此,介入的有效性就成了幼儿园教研的重点。在一次区域游戏教研中,教师展示了对区域游戏的介入指导过程,结束后,教师与评委专家进行答辩互动。笔者也参与了此次研讨活动,而且发现,不同教师介入指导游戏的效果差别巨大。

案例:

区域游戏中,君君一直在各区域徘徊,先是在娃娃家门口观望,并且自言自语:“娃娃家有爸爸妈妈还有宝宝,真快乐。”接着蹲在积木区边看边说:“好高呀!再高就倒了!”教师介入:“你也来搭高楼好吗?”君君摇摇头。“那你想去哪个区玩?”“今天我不想玩,只想看他们玩!”教师点点头走开了。

教师:今天美工区新添了几种材料,看看都有什么?(一次性纸盘、纸杯、打花器等)这些材料能干什么呢?选择美工区的小朋友可以试试这些新材料,看看能制作什么?

评委:新的区域材料孩子们不选,你怎么看?

评委:孩子们分享得怎样?你平常都这样做吗?教师的作用体现在哪里?

(作者单位:山西省运城幼儿师范高等专科学校附属幼儿园)

教师在分享区发出指示:“把你们的作品给客人老师看一看,讲一讲,让客人老师看看你们做得好不好!”孩子们与老师互动,得到夸奖后活动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