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开始只是想让学生写好字。”金昌华领着记者在校园参观,几百幅书法石刻、瓷刻、书法卷轴,装点着校园橱窗、教室墙壁、走廊横梁,甚至还有个学校碑廊,这可能是湖南农村书法作品最多的村小了,既有师生自己的,也有当地甚至全国名家的。金昌华说,当年几个村小合并,乱糟糟的人心不稳,有人甚至说要把学校卖掉,30万元,决策者几乎有些动心了。“撤了好几所村小,孩子们到哪上学呢?”只是抱着这样一个朴素的念头,他坚决不让撤,并且下决心要把它办成最好的、最有特色的。

不愿求“稳”,办出特色新潮学校

“这么多植物又是哪里来的?为什么又要建农耕文化园?”给我们介绍情况时,金昌华汗湿的衣服上甚至起了白碱——更像农民了,但是我们还是有好多问题。

金昌华写得一手好字,正是因为这个,师范毕业才一年,他就被调到乡教育办,此后较快成长,工作的第八年就成为中学校长,才30岁。

“是国学教育所需。”金昌华回答,这应该是黄金村小的第二大特点。《弟子规》《三字经》《论语》《笠翁对韵》《老子》《大学》这六大篇章,是黄金小学一至六年级孩子们的必修课。“这些书里提到了好多农具、植物,孩子们都没见过。”远离城区的乡下,孩子们不可能到博物馆、植物园参观,那就自己来!正好80多亩面积的校园里满是荒山,杂草丛生,金昌华和老师们翻山越岭走村串户,十几年里居然在校园里栽种了400多种植物花卉,收集了1500多件废弃的农具和农家生活用品。

没想到这一“稳”就是14年,且“稳”出了湖南农村最有特色的村小。

新潮,是他在这个偏僻的农村村小当校长14年,力推国学和书法教育、劳动教育,创建农耕博物馆、村小植物园,组建小学女生舞龙舞狮队,建村小寄宿制学校,聘请清华大学人文学院院长成为村小的名誉校长……无论哪件事,在全国,至少在湖南,都是开创性的、新潮的。

蓑衣斗笠,水车扮桶、石磨鱼篓,月牙床、舂米臼……金昌华将这几百个老物件归置到老旧楼里,这就成了孩子们课后最喜欢来的“农耕文化园”。有人估算这些老物件价值4000万元,“我是低成本甚至零成本。”金昌华说,其中有许多就是家长们送的。当然,经常拿着锄头、戴着草帽,在校园内挖坑刨地的金昌华,走村串户“收废品”的金昌华,也就更像农民了。

“新潮”,“农民”,这两个看似矛盾的词,用在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黄金小学校长金昌华身上,记者感到,再合适不过。

农民,是他做的所有事,几乎又都是围绕农村,围绕土地,围绕乡土文化,都是为了农民的孩子,当然,他的外貌,跟当地农民好像也没什么区别。

可后来中学撤并,几个村小合并,他就成了小学校长。“先干一年,稳住局面后你就离开。”当时教育局领导承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