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16岁的小斌每当经过沈阳市皇姑区启智幼儿园时,都会露出清澈无邪的笑容,走近大门并大声喊着自己老师的名字。

自1994年成立以来,启智幼儿园招收各类残疾幼儿将近1500名,其中20%升入正常小学随班就读,50%进入各类残疾人学校,95%在原有基础上认知能力、语言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有所提高。这背后,凝聚的是该园特教群体23名教师20多年的坚守和努力。

小斌3岁被确诊为自闭症,从那一刻起,愁云便笼罩了他的家庭,直到父母抱着试试看的想法把他送进启智幼儿园,这个三口之家才又过上阳光灿烂的日子。

如果心中没有大爱是做不了特教教师的。照顾残疾儿童要付出更多的体力和精力,经常是这个拉了裤子、那个把饭撒得满地,工作一天下来筋疲力竭。很多特教教师都是带着爱心而来,忍受着艰辛成长,但最终大多都选择扎根特教。

一批又一批聋儿、智障和自闭症儿童,在这里抓住了康复的最佳时机,获得了最好的训练。启智幼儿园常年坚持的做法是——

沈阳有一个幼儿园接收残疾幼儿的消息逐渐在残疾人群体中传开了,很多家长慕名而来。从听力残疾到智力残疾,再到自闭症患儿,孙淑君的幼儿园招收的残疾孩子类型越来越多。这也激发了孙淑君为多类型残疾孩子提供教育的梦想:创办一所幼儿园,让更多残障儿童得到智力的启迪和身体的康复。

灌输平等理念。自卑是残疾人群体最可怕的心理藩篱,往往在幼童时代就埋下了种子。启智幼儿园把平等作为保育工作的首要原则,在环境设施、师资配备、玩教具、家园互动等方面,处处体现残疾幼儿和普通幼儿之间的平等理念。比如,每天早上的幼儿园小小迎宾员,都安排残疾幼儿和普通幼儿共同担任,帮助残疾幼儿从小树立自我独立、融入社会、服务社会的自信。

启智幼儿园的特殊教育受到社会各界越来越多的关注,比利时、德国、日本等国的专业特教机构主动为幼儿园提供特教技能培训,启智幼儿园也成为国内少有的特教教师到境外接受培训的幼儿园。如今,启智幼儿园已经形成了老中青相结合的特殊教育教师队伍,80后、90后正逐渐成为带班骨干。

边保育边康复。幼儿特殊教育领域往往重视身体康复,而忽视心智发展。启智幼儿园特别注重残疾儿童的智力开发和心理引导,在开展专业康复训练的同时,确保除智力残疾儿童以外的残疾孩子在认知水平、社会能力等方面的发展与普通儿童保持一致。在设计园本课程时,充分结合残疾儿童特点改造保育内容,广泛应用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多媒体、感觉统合等现代化手段,便于残疾儿童接受新知。在该园的残疾儿童毕业生中,已有数十人正常参加高考,进入了心仪的高等学府。

坚守初心做有情怀的特教工作者

小明是自闭症患儿,3岁时到启智幼儿园就读。小明的带班教师褚萍是师范大学特殊教育专业毕业生,她不顾家人反对做特教班班主任,一干就是10多年。

无偏见、无歧视,融入主流社会是该园坚守的核心理念,每名普通幼儿从入园第一天开始便在教师的引导下,学着与身有残疾的同伴们亲密相处。在这里,无论是否身有残疾,每一名儿童都会得到平等和尊重。

开展混班活动。对于户外体育课、音乐形体课等适合集体教学的项目,启智幼儿园尝试组织残疾幼儿和普通幼儿共同进行。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由大孩子带小孩子、健康孩子带残疾孩子,努力消除孩子们眼中的残健差异,让残疾孩子和健康孩子成为学习和生活中的玩伴。每年的“六一”演出,都会有残疾幼儿和普通幼儿一同表演的节目。残疾幼儿毕业生小方、小勇在幼儿园接受了声乐启蒙,成年后他们分别成为国家级和省级残疾人艺术团的专业演员。

公众排斥和自我疏离是残疾人最大的社会障碍和心理障碍,囿于自己的小世界往往是残疾人一生要面对的生活和心理难题。与相对成熟的康复手段相比,如何让残疾人在幼时便打下自主融入社会的心理基础和行动能力,是幼儿特殊教育的一块短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