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据知情人士爆料,努尔特巴特尔此次犯罪绝非初犯,在此之前,其是夜店常客,每次去都是几千元的流水,甚至在女生特殊时期,迷奸女生,强行发生关系。现如今却被浙大一句念其初犯,少数民族,家里困难等为借口,为其脱罪。试问浙大此等做法和杀人屠血的刽子手又有和区别?另外,少数民族、贫困学生,初犯都不是触犯法律底线和逃避法律制裁的借口!
  都说“人心有杆秤”,这杆秤未必有法律上“比例原则”那么精准,但其底层逻辑就是公众对底线的共通性认知。高校对涉罪后获缓刑学生的处理,的确有“从轻”和“就重”的自主裁量空间,但“该轻则轻,该重则重”之间该有更强的分寸感,以确保处理对准了“不偏不倚”的法律道德指针。
  学生违反国家法律,被迫究刑事责任或者受到治安处罚的,分别给予以下处分:(一)被处以治安警告或治安罚款的,根据情节,给予严重警告以上处分;(二)被处以治安拘留的或因违法犯罪被免于刑事处罚的,给予记过以上处分;(三)被司法机关判处管制,拘留、服役或独立适用附加刑的,或被判处有期徒刑被宣告缓刑的,给予留校察看或者开除学籍处分;被判处有期徒刑以上刑罚的,给予开除学籍处分。




  不是每一种“拯救”都能被传为佳话,是佳话、争议、还是丑闻?关键看其能不能经得起“类比正义”的考验。
  很显然,浙大并没有遵守自己规定的《浙江大学学生违纪处理办法》(浙大发本【2019】119号)第十七条的相关规定。创造者和打破者是同一伙人,这就很耐人寻味了。
  如今浙大因容留强奸犯学生一事被推上舆论的制高点,被千夫所指,万人唾骂。而浙大也需要面对法律的质问和良心的谴责,更要面对这种“类比正义”的朴素之问。严正的名校校风,需要很多佳话故事许多年的积累,而形象的坍塌,一个让人义愤填膺的故事就够了。



  据了解,浙江大学办学以来一向以“德才兼备、全面发展”为核心要求,全面落实立德树人根本任务,着力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具有全球竞争力的高素质创新人才和领导者。而如今却传出浙大学生努尔特巴特尔构成强奸却被留校观察的奇葩事件。这到底是是为了彰显浙大的“宽厚仁慈”?还是纵容学生的违法犯罪?

  但是令人不解的是,在浙大官网上的《浙江大学学生违纪处理办法》(浙大发本【2019】119号)第十七条的具体条例为:

  今日,浙江大学上了微博热搜,不过并不是什么好新闻。同日被推上热搜的还有哈尔滨工业大学两名大四学生因考试作弊而被校方取消学籍,对此有网友表示,两所大学都是211/985重点大学,对待学生两种不同性质的不同行为,却天地之差。



浙大:念其少数民族,强奸犯被留校察看。法律的公平公正谁来维护?!

  古语言,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如果少数民族可以成为脱罪的借口,那么中国所有少数民族都可以有理由犯罪,挑战司法的威严。真到那时将国已不国了吧!

  努尔特巴特尔于2019年4月19日,被杭州市西湖区人民法院判决,判决结果如下:努尔特巴特尔因涉嫌强奸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六个月,缓刑一年六个月(见(2020)浙0106刑初140号刑事判决书)。而根据《浙江大学关于给予努尔特巴特尔留校察看处分决定》表示,经校领导研究决定根据《浙江大学学生违纪处理办法》第十七条第一款第(三)项的规定,给予努尔特巴特尔留校察看处分,期限12个月,自处分决定作出之日起计算,到期可申请解除。
  据悉,在此之前,浙大曾因该校一研究生论文一稿多投,而给于该学生开除学籍处分,彰显对学术不端的零容忍,体现了学校在学术问题上的严谨态度。但对强奸犯学生却保留“怜悯”仅一条留校察看的处分,难免给人“宽严失据”“厚此薄彼”之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