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是在民族地区学校开展少数民族文化教育。除了按照国家统一要求进行教育以外,可根据少数民族地区的具体情况,把民族文化、民族歌舞、戏剧及美术工艺品引入课堂,编写乡土教材,使民族文化、民族歌舞、民族美术后继有人。此外,还可把学校作为培训基地,根据需要开展少数民族技艺培训课程,使少数民族精神文化得以传承、发展。
    二、少数民族文化旅游资源开发存在的问题
    三、关于少数民族文化旅游资源开发的建议
    三是加大对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根据当地实际情况,积极参选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黎族絣染技艺和船形屋建造工艺承载着许多黎族的传统文化。对黎族织锦絣染技艺、黎族古老船型茅屋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应制定科学的保护计划,明确保护责任主体,进行有效保护。除了保护文物古迹、文物精品以外,更要重视对少数民族技艺和技巧的保护。要继续将传统的黎族织锦、藤编工艺品、酿酒技术、牛皮凳、竹板门等最能体现黎族文化及生活的活“文物”传承并发扬光大。对能高度体现少数民族技艺的个人、团体给予认证,并采取培训措施,政府向获得认证的个人或团体发给特别津贴,使这些技艺得以承传、发展。
    (二)民族文化资源流失、消亡严重。受汉化影响,少数民族语言、服饰、习俗等文化失色严重;民俗活动场所、娱乐设施较少,民族传统节日缺乏管理;传承民族文化青黄不接,后继无人,许多民间文化、工艺和技术正面临着老艺人去世、年轻人不学而失传的困境。
    (一)民族特色文化旅游资源
    (二)发展现状
    一是设立少数民族民间传统文化保护专项经费。资金来源由政府拨款、社会筹集和接受捐赠等,从而为开展少数民族文化资源保护提供切实的资金保障。

随着旅游业的发展,民族旅游日益成为一种极具经济开发价值的旅游方式,成为推动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一种重要手段。民族地区独特的民族文化资源和原生态的自然生态环境,为民族旅游的开发创造了优越的自然和文化条件。民族旅游是一种不同于其他旅游的新型旅游方式,它是一种把少数民族的文化和生态环境作为旅游资源开发的旅游活动,它的发展与民族文化和民族地区的自然生态有着密切的联系。因此,民族旅游开发在遵循一般旅游开发原则的基础上,更要遵循一些特殊的原则,把发展旅游业作为实施经济跨越式发展战略,以建设知名旅游目的地为目标,以抢救民族文化为最终目的,以民族文化和生态旅游为重点,全面实施旅游开发带动战略,才能保证民族旅游开发能够获取最大的经济效益、社会文化效益和生态效益,真正成为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动力,为此,我们通过对东方市民族特色旅游资源及现状分析,提出开发民族地区旅游资源的建议。
    二是设立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保护区。对不能适应时代发展、即将消亡又积极向上的文化,实行静态保护方式,通过现代科技,保存实物、影像等手段,用建立民族文化旅游博物馆的方式加以保护;对能适应时代发展的文化,实行动态保护方式,对其赋予时代精神与新的内涵加以整合,在政府有关部门的引导、相关专家的指导下,花大力气保护。
    一、东方市民族特色文化旅游资源及发展现状
    东方市少数民族地区特色文化旅游资源十分丰富,而且自然生态景观独特靓丽。东方市少数民族传统文化资源主要集中在东部山区的大田镇、东河镇、天安乡和江边乡。现有的少数民族传统文化资源主要有:民族文艺活动,打竹舞、山歌对唱等;传统体育比赛项目,爬椰子树、爬杆、押加、荡秋千、摔跤、射弩、珍珠球等;东河镇民族特色艺术品,黎锦、图片、陶器等工艺品;“三月三”黎苗文化节庆活动;黎族织锦絣染技艺、江边乡白查黎族古老船型茅屋等非物质文化遗产;黎苗族语言、服饰等。东方天安小桂林黎族风情生态休闲度假村地处东方市东部山区,这里山青水秀,四季常绿,气候宜人,山、水、洞相互交融,自然景色十分迷人,素有东方“小桂林”之美称。景区内拥有众多木棉树、百年芒果树(清末),是游客认识大自然、回归大自然的好去处。这里也是黎族传统节日“三月三”的最初发祥地。浓郁的民族风情对游客有很大的吸引力,可利用本地资源开发旅游项目,把天安建设成为小桂林式黎族风情生态休闲度假村,以其推动周边的大广坝风景旅游度假区、俄贤岭生态旅游度假区、猕猴洞生态旅游休闲中心等旅游项目的开发建设。
    五是增强当地少数民族对文化旅游资源的保护意识。开发少数民族文化旅游资源最重要的就是要充分尊重当地少数民族的发展要求,增强当地村民的自我文化保护意识。要充分利用广播电视、报刊、杂志、网络等媒体,积极开展宣传,使当地少数民族群众深刻认识到自己民族的文化是本民族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增强少数民族对本民族文化的认同感与自豪感。
    近年来,特别是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上升为国家发展战略后,海南旅游房地产风生水起,开发商纷纷抓住这一商机,把东方的房地产业与旅游业结合起来,使旅游房地产业崭露头角并展现出广阔的发展前景。但是,目前我市少数民族文化旅游资源和旅游房地产业的发展尚未兴起,东方天安小桂林黎族风情生态休闲度假村项目尚未得到开发建设。
    少数民族文化包罗万象,但并非所有的少数民族文化都可以作为旅游资源来开发,从旅游开发的角度来讲,能作为旅游资源具有开发价值的是那些能对旅游者产生吸引力,可以为旅游业所利用,并可以产生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生态效益的少数民族文化因素。因此,少数民族文化资源的旅游开发,要建立科学完善的文化资源保护机制,在遵循一般旅游开发原则的基础上,更要遵循一些特殊的原则,坚持保护和开发二者相结合,深度挖掘文化内涵,使其成为民族旅游业中最具比较优势的要素。
    (四)对民俗文化旅游资源价值的认知不足。旅游开发和当地居民对民俗文化的认知能力不足。例如:东方市黎族村庄——江边乡白查村。该村四面环山,地势较低,村中保存完好的81间船型屋茅草房,是黎族是一种传统民居,因其像一艘倒扣的船,人们习称它为“船型屋”。它是黎族传统建筑技艺的典型代表。走进白查村,随处可见隆闺、牛栏、猪栏和以基石垫底、悬空地上的谷仓。村民身着传统服饰筒裙,结伴在村荫下扎染织锦、编织竹席、制作陶器森木器。村里黎歌悠扬,山兰飘香。其保存完整程度在我国所有少数民族当中实属罕见,被称为黎族最后一个古村落。该村的民俗文化价值巨大,但长期得不到开发利用。
   

    (一)民族文化资源开发的市场化程度不高。少数民族文化旅游资源的开发主体包括政府、村民、投资商等。目前,地方政府在少数民族文化开发方面发挥着宣传、组织等主导作用,而投资商介入的文化旅游开发领域相对较少。市场营销意识不高,手段不足,没有把资源优势转化为市场优势,产品缺乏市场竞争力。
    (三)基础设施建设相对落后。少数民族大多处于偏远山区,尽管在政府和社会各界的大力支持下,民族地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得到了较大的改善,但与海南国际旅游岛建设的要求还有相当大的差距,交通、住宿、通讯等与之相配套的服务尚未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