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田联刚(1961—),男,汉族,四川珙县人,国家民委教育科技司司长,主要研究方向为民族理论与政策、民族教育。杨慕云(1976—),男,汉族,河北魏县人,国家民委教育科技司处长,主要研究方向为民族理论与政策、民族教育。

  一、培养和造就“两个接班人”的理论意义

  【摘要】2020年1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云南腾冲考察时,站在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的高度,着眼国家和民族地区的长治久安,战略性地提出了青少年要成为“党和国家事业的接班人、民族团结进步事业的接班人”的重要思想。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培养“两个接班人”的重要思想,是马克思主义接班人理论中国化的最新成果,集中回答了在我们这样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培养什么样的人”这个根本问题,为我们在新时代做好党的民族教育工作指明了方向目标,提供了根本遵循。培养“两个接班人”的重要思想既是党的民族团结进步事业薪火相传、后继有人的必然要求,也是新时代民族教育工作的根本任务和神圣使命。在实践层面,必须将培养“两个接班人”作为党的民族教育事业的一项战略任务抓紧抓好:一是用先进的理论武装人,自觉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头脑、指导民族教育工作实践;二是增强“五个认同”,不断铸牢各族青少年的中华民族共同体意识;三是从战略上加强党的民族教育工作,用更加精准的支持政策推动民族教育事业加快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培养“两个接班人”的重要思想是对马克思主义接班人理论的重大创新发展,具有丰富的理论内涵。

  共产主义运动是一项千秋万代的事业,需要一代又一代人为之努力奋斗。“培养什么样的人”的问题不仅是教育的根本问题,也是无产阶级革命事业能否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保障。因此,培养和造就无产阶级事业接班人始终是马克思主义研究关注的理论重点。早在19世纪40年代,恩格斯(1847年)在《共产主义原理》中指出:“用整个社会的力量来共同经营生产和由此而引起的生产的新发展,也需要一种全新的人,并将创造出这种新人来。”实现共产主义事业的希望在于培养一代又一代的接班人。列宁(1919年)曾明确指出:“无产阶级革命所以强大,正在于它有无尽的泉源。我们知道,它使一批批的人涌现出来,去接替忘我地献身革命并在斗争中牺牲的人们。”因此,培养和造就接班人是无产阶级政党和社会主义国家永葆本色、革命事业后继有人的重要保障。

  2020年1月19日,习近平总书记在云南腾冲考察时,站在党和国家事业发展全局的高度,着眼国家和民族地区的长治久安,战略性地提出了青少年要成为“党和国家事业的接班人、民族团结进步事业的接班人”的重要思想。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培养“两个接班人”的重要思想,是马克思主义接班人理论中国化的最新成果,集中回答了在我们这样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培养什么样的人”这个根本问题,为我们在新时代做好党的民族教育工作指明了方向目标,提供了根本遵循。

  中国共产党成立后,结合中国革命和建设的具体实际,党的几代领导核心都对培养和造就革命和建设事业接班人的问题高度重视,提出了明确要求。毛泽东同志1937年在为延安陕西公学成立题词时写到:“要造就一大批人,这些人是革命的先锋队。这些人具有政治的远见。这些人充满着斗争精神和牺牲精神。这些人是胸怀坦白的,忠诚的,积极的,正直的。这些人不谋私利,惟一的为着民族与社会的解放。”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毛泽东同志在《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1957年)中指出:“我们的教育方针,应该使受教育者在德育、智育、体育几方面都得到发展,成为有社会主义觉悟的有文化的劳动者。”邓小平同志强调(1978年),学校要“造就具有社会主义觉悟的一代新人,把青少年培养成为忠于社会主义祖国、忠于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忠于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优秀人才”。1994年6月,江泽民同志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指出:“只有培养一代又一代有理想、有道德、有文化、有纪律的献身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建设者和接班人,才能保证我国长治久安。”胡锦涛同志在2006年8月召开的十六届中央政治局第三十四次集体学习讲话时指出:“要坚持育人为本、德育为先,把立德树人作为教育的根本任务,努力培养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

  【关键词】“两个接班人”;新时代;民族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