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如恩格斯所说:“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历史的进步为补偿的。”血与火的战争尽管考验着每一个中国人,但中国共产党高擎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旗帜,指引着全中国人民积极开展抗日战争。“祖国如有难,汝应作前锋。”在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争取民族独立成为中华儿女的共同意志,实现民族解放成为中华民族的一致行动。全民族的抗战热情极大地推动了民族意识的高涨。正面战场与敌后战场,正规战与游击战,前方与后方,海外与海内,互相配合相互支援,民族向心力与凝聚力空前增强。虽然是弱国的地位,虽然是强敌的入侵,但中国不会灭亡,我们不会灭亡。巴金说,这是“因为我们还活在我们民族的生命里”。民族危机越是加深,民族意识越是强烈。即便日军自己也不得不承认,抗战时期的中国人“民族意识高昂”。特别是革命根据地的民众“均具有敌对意识”,大部分人在其潜意识内坚信,即使日军“在开战初期占优势,但在长期战争下,不可能获胜”。抗日战争推动了民族意识的新觉醒,中华民族的觉醒又形成了空前未有的强大力量。正是这一前所未有的民族意识的觉醒,汇聚成为民族而战、为祖国而战、为尊严而战的磅礴力量,最终赢得了近代以来中国人民反抗外敌入侵的第一次完全胜利,由此开启了近代中国历史最为辉煌的新篇章。

  近代以降,国门洞开,民族灾难,接踵而来。而日本觊觎中国之野心尤甚。明治维新以后,日本军国主义就将中国作为主要侵略目标。中日甲午一战,深深刺痛了中国人的民族危机意识。李大钊即说,中日关系“镌骨铭心纪其深仇大辱者”,曰“甲午”。他预言“日本帝国主义的干涉中国,即是世界大战的导火线”。青年时代的毛泽东也敏锐地意识到,中日“二十年内,非一战不足以图存”,日本的强权真是“迫上了我们的眉睫”。1931年九一八事变之后,民族危机日益严峻;1935年的华北事变,战争氛围愈益浓烈。一位青年学生在信中写道,敌人的飞机在我们头上掠过,炮声震得教室玻璃窗发抖,机关枪不断地响着打靶。这样的环境下,“我们能念书吗?”青年学生的悲愤提问,正是抗日救亡情绪的真实显露。与此同时,《风云儿女》的主题曲《义勇军进行曲》迅速唱遍全国。“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更是喊出了中国人民的满腔悲愤,日益迫近的战争使得中国人民的民族意识迅速觉醒。

  民族意识在抗战时期达到了新的觉醒

  团结合作在抗战时期达到了新的高度

  二

  翻开近代中国的历史篇章,如果说战争与失败是每个篇章的醒目标题,那么割地与赔款就是每个标题之下的主要内容。及至中华民族的抗日战争,不仅赢得了近代以来中国人民反抗外敌入侵的第一次完全胜利,而且彻底洗刷了近代以来抵抗外来侵略屡战屡败的民族耻辱,由此成为近代中国历史最为辉煌的篇章。回顾75年前的抗日战争,之所以能够取得胜利,是由于民族意识在抗战时期达到了新的觉醒,团结合作在抗战时期达到了新的高度,爱国精神在抗战时期达到了新的顶点,民族精神在抗战时期得到了新的升华,民族复兴在抗战时期获得新的希望。一言以蔽之,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以爱国主义为核心的伟大民族精神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的决定因素。

  抗日战争推动了民族意识的新觉醒,中华民族的觉醒又形成了空前未有的强大力量。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的炮声一响,俨然表明事态之严重“已达到不起来坚决抗战就不能保存平津、华北的地步”。中国共产党于卢沟桥事变后第二天即发表通电呼吁,中华民族危机到了最为严峻的时刻,“只有全民族实行抗战,才是我们的出路!”现时应“发扬抗战的民气”,立即动员“全国人民,用全力援助神圣的抗日自卫战争!”在中国共产党的大力呼吁下,中国人民的抗日民族意识空前高涨。全体中华儿女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各党派、各民族、各阶级、各阶层、各团体同仇敌忾,共赴国难。长城内外,大江南北,到处燃起抗日的烽火,谱写了一首首感天动地、气壮山河的壮丽史诗。在这场全民族抗战中,不仅涌现出了诸如杨靖宇、赵尚志、左权、彭雪枫、佟麟阁、赵登禹、张自忠、戴安澜等一批抗日英烈和八路军“狼牙山五壮士”、新四军“刘老庄连”、东北抗联八位女战士及国民党军“八百壮士”等众多英雄群体,也有像舍家纾难,把丈夫和5个孩子送上抗战前线,被人们誉为“当代佘太君”的英雄母亲邓玉芬的大义之举,受到了人们的广泛赞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