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来视频的人,是正在昆明的学校中的女儿余卫香。午后无课,已经大三的她正在进行期末复习,休息时,便与心头牵挂的家中父母闲聊几句。

  6月14日的下午,一个视频电话接入了阿尼比村村民余贵山的手机。

  看着女儿的录取通知书,余贵山充满了自豪,但更大的担忧浮上心头——女儿的学费该从哪来。

  “2019年以前,全村只有2名大专生,辍学失学的孩子更是普遍,九年义务教育控辍保学的工作难度非常大。无一名在岗在编人员,每年外出务工人员还不到3个。”阿尼比村党总支书记唐海峰说。

  2019年的这一次,唐海峰听说了余贵山家的情况之后,又主动来帮忙解决余卫香上大学的费用问题。

  这个深山中的傈僳族村落,自此与教育的关联更加密不可分。

  首位走出深山的本科生

  去往余卫香的家,就需要这样的过程。

  余卫香留在家中的学习笔记,余贵山经常拿出来翻看。

  2019年时,眼见着考上了云南民族大学的余卫香,因为没有学费差点辍学,唐海峰带着村“两委”班子东拼西凑,还找了县里的信用社,为她交上了上大学的学费。

  沪企助力“一个都不能少”

  2019年,沪滇协作项目和“万企帮万村”的帮扶政策走进了阿尼比村。

  2019年,余卫香被云南省属重点大学云南民族大学录取,成为了村子里第一个考上本科的学生。

  让阿尼比村的孩子们走出大山、接受高等教育的助力,仍在不断加持。去年7月,在上海市宝山区工商联的组织下,相宜本草等公司对阿尼比村13名在读大学(专)生进行资助,自2019年起,按照每生每学年6000元的标准发放助学基金直至毕业。

  村里的这份支持,余卫香一直感恩于心。如今,她已经上了大三,开始规划毕业后的人生,“我特别感谢村里以及社会各界好心人的帮助,再加上我也喜欢教书,所以我打算毕业后回家乡做个老师,把这份教育的爱心传承下去。”

  “那时我想把上学的机会留给妹妹,全力供她考个好学校。最后所幸村里帮我们家解决了难题。”余卫香说,她那时候已经做好了去打工赚钱的准备,好在村里及时发现,唐海峰专门找上门来,还给她找来了助学金,这才让她能继续完成高中学业,顺利参加了高考。

  余贵山一家的主要经济来源就是务农,加上他做护林员的收入,每年的家庭收入只有两三万元左右。这些钱,除了要赡养双方老人,还要供家里的两个女儿读高中,现在大女儿即将上大学,这笔费用成了一笔大难题。

  看着爱人拿着手机与女儿亲密地聊天,余贵山站在身后,只是满足地笑。

  “她能考上云南民族大学,是我们村的骄傲,也是我们村第一个考上本科的学生,我们无论如何都要让她把大学读完。”唐海峰说,为此,村“两委”班子东拼西凑,还找了县里的信用社,终于把学费凑齐了。

  也正是因为家乡如此的偏远闭塞,以致经济贫困、思想落后,阿尼比村村民长期以来对教育重视不够,余卫香曾两次差点失学。

  云南省迪庆州维西傈僳族自治县康普乡阿尼比村,距离县城63公里。

  余贵山与妻子正在玉米地耕作。本文图均为澎湃新闻资深记者 赵实 摄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余卫香第一次差点失学了。在她初中升高中的时候,因为家中有人生病,花费颇多,父母一时难以供她继续保持读书,只能选择让她辍学。

  这段距离其实并不太远,但从山脚下去往村中的路程,却需要换乘专门的越野车,翻跃连续不断的陡峻山路,前往村民家中时,还要手脚并用的在几近90度的陡坡上攀爬而至。

  近年来,本着“扶贫必扶智、致贫先治愚”,“发展教育是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重要途径”等思路,通过村“两委”及驻村工作队数次进组宣讲,入户排查,针对有辍学风险的学生及时入户进行一对一劝导,如今的阿尼比村,实现了0失学0辍学。

  就这样,阿尼比村走出了第一个考上本科的学生。

  是精准扶贫工作的开展,改变了村里孩子的命运,这其中就包括余卫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