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些少数民族语言已经处于完全失去交际功能的状态,如畲语、赫哲语、塔塔尔语等;有20%的语言已经濒危,如怒语、仡佬语、普米语、基诺语等;40%的语言已经显露濒危迹象或正在走向濒危。

  沙玛拉毅:尽管中国在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保护方面已经取得一定的成绩,但其语言多样性保护形势依然严峻。一些少数民族语言正在面临消亡的危险。例如满族,虽然有1100多万人口,目前会说满语看满文的就几位老人,居住在黑龙江北方村落,他们都是年过八旬的老人;这些老人辞世之时,也将是满语退出世界历史舞台之日。有关人士担忧:如果满语消失,遗留下近乎上百千万的清朝的满文资料, 无人译读。很多清代史实再也没有解密的机会了。

  彝族,是少数民族中人口较多的民族。2010的普查人口为860多万人。有着历史悠久的语言文字,卷帙浩繁的历史古籍文献。70年代用彝语的人口占彝族人口的80%,现在只有40%的人会彝族母语了。据调查,现在年龄50岁以下的彝族人几乎都不会说纯洁的彝语了,说的都是汉、彝混合语。如:“nga li时间观念apjjo da经常mu迟到goshex(拉丁字母为彝语)。意思为:因为我没有时间观念,所以经常迟到。”如此一来,听得懂汉语的只懂半句,能听懂彝语的也只听懂半句。如此混合语言很普遍。有的彝族地区甚至已经没有人说母语了。就是民间掌握彝文的毕摩有的是读望天书,有的经书里面也混杂了许多汉语和道教佛教用语,看到这些状况,望着数以万记得彝文古籍,老前辈们忧心忡忡,前景令人担忧。

  还有许多民族,在家中,往往是祖父母说母语,孙辈却不会说,年轻的父母已不会用母语教自己的孩子了。看来这种活泼生动、与自然紧密结合的语言将成为只在老人记忆中的语言。

  沙玛拉毅:中国在保护少数民族的语言方面采取的措施是多方面的,其中包括在教学中实行双语教学,也就是在使用汉语的同时使用少数民族的语言教学。在新闻媒体中,包括电视、广播、出版物当中使用少数民族的语言或者文字。另外,在民族自治地方自治机关行使职权时使用当地通用的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在司法审判中,使用少数民族的文字发布文告,在法庭上为少数民族的公民提供语言翻译,等等。

  中国社会科学网:保护和促进少数民族语言的发展具有哪些重要性?

  中国社会科学网:请您介绍一下我国少数民族语言分布情况。

  中国社会科学网:目前,我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字现状面临哪些挑战?

  当今处于弱势的民族语言正面临着强势语言、全球化、互联网等的冲击,正处于逐渐消失的危险;因此有关机构和语言学界都应该采取积极而有效的措施,保护弱势的民族语言和抢救濒临消失的民族语言。这样既有利于人类文明的传承与发展,又有利于民族团结、社会安定。

  一种民族语言文字的濒危与消亡,意味着其所蕴涵的独特民族文化将随之消失。因此,我国不断加大人力、财力等方面的投入力度,开展了少数民族濒危语言文化现状调查研究工作,启动了“中国少数民族濒危语言文字数据库”,建立了少数民族“双语”环境建设示范区,设立了“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专项资金”等,这一系列重大工程的实施,使得我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字得到空前的保护与发展。

  日前,为抢救、保护少数民族语言文字,中央财政拨500万元专项资金,用于支持云南民族大学建设“中国少数民族语言文学”重点学科。我国民族语文工作的重要性日益凸显。我国民族语文工作取得哪些成就?又面临哪些迫切任务?作为语言研究工作者,应该开展哪些相关工作?西南民族大学副校长沙玛拉毅接受了中国社会科学网记者的采访。

  沙玛拉毅:我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民族多、语言多、文字多。除汉族外,已确定民族成分的有55个少数民族,约占全国人口总数的9%,分布在占全国总面积64%的土地上。

  据调查显示,在我国1亿多少数民族人口中,从小会说本民族语言的约有6400万,占少数民族总人口的60%以上。在我国55个少数民族中,除满族和回族使用汉语外,53个少数民族有自己的语言,数量超过80种。其中,有的民族拥有两种以上的语言,比如锡伯族除使用本民族语言外,还使用维吾尔、哈萨克、蒙古、俄罗斯等民族的语言。

  中国社会科学网:请您介绍一下当前我国少数民族语言保护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