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时,印度中央政府与克什米尔最大的党派国民大会党进行了谈判,并赋予了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相对独立的政治地位。印度的许多法律要经过克什米尔本地议会才能适用于当地,此外,印度的其他居民还不能在克什米尔购置房产,从而限制了外邦人移民进入克什米尔。

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宪法地位,源于1947年印巴分治中的纠纷。当时,克什米尔土邦的政治领袖信仰印度教,想加入印度,而克什米尔民众则想独立,巴基斯坦则希望克什米尔加入自己的国家。

而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两大政党领导人则被软禁了起来。与此同时,在以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主要城市斯利那加为中心的山谷地带,网络、电话等通讯线路被切断,并几乎进入了宵禁状态,而曾与印度国旗并立的克什米尔旗也从仪式场合里撤下。

不过,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相对独立的地位已经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被印度中央政府一步步蚕食掉了,基本上只剩下了形式上的自治。时政评论员魏朝敏撰文认为,克什米尔存在着一种宪制悖论。在宪制上,克什米尔仍然有高度自治的名义权利,而当这种权利和议会制民主结合的时候,就会产生印度中央政府无法控制的独立倾向。

于是,一般来说,印度中央政府就废除选举结果,推行直接统治,之后再由其信任的当地政治家去赢得当地的地方选举,但这些当地政治家为了选票,又会走向克什米尔民族主义,印度中央政府只好再次对印控克什米尔地区进行军管,或政变更换地方官,由此进入下一个循环。

根据BBC发布的一段视频,大量人群在斯利那加的街道上进行抗议集会,举着“我们要自由”的标语,并高呼印度人“滚回印度”。由于警察使用了催泪瓦斯,人们很快四处逃窜并寻找掩护。

尽管印度中央政府能够筛选地方议会的候选人,但是,在克什米尔谷地,大部分民众是支持高度自治甚至是独立的。若印度想让选举投票率好看,就必定会遇到特别强调克什米尔身份和地位的候选人,这又与印度中央政府的要求背离。

印度军人在印控克什米尔的查谟市街头,图片来自Jaipal Singh / EPA

印度宪法第370条规定了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特殊地位,使得印控克什米尔地区有除国防、外交和通信等领域之外的高度自治权。废除此条宪法条款,意味着印度政府终结了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自治权,并允许该邦之外的印度居民可以在克什米尔购买土地房产,这也意味着将来印控克什米尔将接受印度教移民。印度总理莫迪表示,取消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的特殊地位,将给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带来繁荣,并能更好地防范恐怖主义。

除了知识分子徒劳无功地宣称要守卫宪法和多样性之外,这次修宪得到了许多印度民众的支持。而在斯利那加,克什米尔民众走上街头示威抗议。据《卫报》报道,上周五有一万人走上了斯利那加的街头抗议,印度政府对此并不承认。一位印度内政部官员认为,抗议人数没有超过20人。作为抗议活动的回应,印度警方则启用了催泪瓦斯和橡皮弹。在最近一次镇压行动中,有500多示威者被捕,其中不乏大学教授、商业精英和社会活动家。

在斯利那加街头的印度军队,图片来自Saqib Mugloo / AFP / Getty

在今年8月初,印度中央政府就向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增兵超过两万人,并且要求游客和朝圣者撤出该地区。很快,废除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特殊地位的消息就传出来了,各方舆论哗然。

据《卫报》报道,8月5日,印度政府通过总统令废除了印度宪法第370条,其议会还通过了将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划分为两个中央直属地的议案。

在一场短暂的战争之后,联合国安理会在1948年通过了停火决议,并宣布克什米尔人将通过全民公决,来决定克什米尔加入印度还是巴基斯坦。但是,这个决议没有被执行过,印巴两国的军队沿着停火线各自控制了克什米尔的一部分。到今天为止,两国为此共打了三次战争,期间还有大大小小的冲突。

在德里的抗议活动,图片来自丹麦Siddiqui /路透社

克什米尔的宪制悖论

据《卫报》报道,印度政府对印控克什米尔地区进行的封锁举措,可能会造成印控克什米尔地区粮食短缺、药物短缺等民生问题。比如说,如果患者需要紧急护理,人们也无法呼叫到这些地方的救护车。这将给普通的克什米尔民众带来极大的不便和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