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尔克孜族,马是民族的翅膀

  在广袤丰腴的内蒙古大地上,有着蒙古、鄂温克、达斡尔等众多的族人,世代繁衍生息在草原,在马背上沉醉于那份悠然怡情的生活。生产劳动、行军作战、社会生活、祭祀习俗和文学艺术等方方面面,都渗透着关于马的灵性。于是,矫健的蒙古马登上了民族成长发展的历史舞台,续写着一幕幕少数民族的马文化传奇。

我国的少数民族与马文化

  哈萨克族,马是第二生命

我国的少数民族与马文化

  新疆古称“西域”,是多民族聚集之地,各民族独特的生产生活方式、节日习俗、神话传说、名人轶事、文学艺术、音乐舞蹈等透射出灿烂的文化,马文化也融入其中,与他们的生活息息相关。至今大部分生活在新疆牧区的哈萨克、蒙古、柯尔克孜、塔吉克等少数民族被称为“马背民族”,马既是他们放牧生产、生活的主要工具和来源,又在民族文化、绘画、音乐、舞蹈、艺术中占有重要地位。例如,哈萨克人的阿肯弹唱会、柯尔克孜人的玛纳斯和阿肯弹唱会、维吾尔族人的以十二木卡姆为代表的音乐歌舞等已经传承了上千年,在这些节日般的庆祝活动上都可以看到马的身影——赛马、走马赛、叼羊、姑娘追(哈萨克族广泛流行的一种草原游戏)、追姑娘(与前者游戏形式相反,柯尔克孜族特有的游戏)、马上角力、飞马拾银、高原马球、马上射箭等,不一而足。

少数民族与马

  蒙古马是世界上较古老的马品种之一,与新疆伊犁马为世界马种的两大阵营,颇负盛名。而在蒙古高原的不同地区,蒙古马的品种亦有区分。在锡林郭勒草原上有著名的乌珠穆沁马、阿巴嘎马、皇家马的后代上都河马;内蒙古赤峰市克什克腾旗有白岔铁蹄马;在鄂尔多斯高原有善走沙漠、清秀机敏的乌审马;其中,以乌珠穆沁马和上都河马为蒙古马的代表品种。而蒙古草原民族对马的博大情怀,在传统节日那达慕大会中可见一斑。

  中国的少数民族文化缤纷多彩,在那片可以纵情放马的草原上,各种与马有关的活动不胜枚举,他们在长久的生活劳动中与马产生了深厚的感情,崇尚马,爱护马,在各种的仪式、节日以及庆典中,都离不开马的身影。那些英俊、神勇、象征着吉祥和勇士的马儿,已经彻底融入了他们的生活和血液中。在各种图腾中,各民族的赛马中,那个像风一样奔腾的愿望,全都交给共同的伙伴——那匹神驹来完成。

我国的少数民族与马文化

我国的少数民族与马文化

  饮马奶孜节,是柯尔克孜人的传统节日,以祝福马奶孜满皮桶、牲畜满草原、生活美满。他们大多生活在牧区,从事牧业生产,他们养马,爱马,喜欢喝马奶,在长期的生活中,形成了饮马奶孜的节日。节日当天,来自各方的牧民集中在组织余绿喜节的阿伊勒,分别坐在多个白毡房内,或坐在绿茵茵的草地上。客人按贵客、年龄、地位之分就坐,小孩和年轻人坐在客人或老人对面。客人坐好后,前面摆好餐布,上面放柯尔克孜人喜欢的饮食,热情招待客人。为了给节日添加色彩,先后还会举行传统体育比赛和喝马奶孜比赛。

少数民族与马

我国的少数民族与马文化

  骑马,是柯尔克孜人要学会的第一个本领。孩子生下来,父母要把孩子抱上马背,让孩子跨在马上在母亲的保护下走一段路,使襁褓中的婴儿领略骑马的快乐。柯尔克孜老人常说“四个无价之宝”:美丽的姑娘、能狩猎的雄鹰、快马、能捕猎的猎狗,道出了几千年来柯尔克孜人的生活习惯,说明了马在柯尔克孜人文化生活上极为重要的地位。柯尔克孜人农耕、走亲访友、牧羊、放驼、狩猎、叼羊、角力、乔迁、转场、翻山越岭、淌河涉水,无不依靠马。其日常饮食也以喂养牛、马、骆驼、牦牛提供生活所需的肉和奶,一年四季离不开奶茶,冬季尤其喜欢马肉。

  西域的马背情节

  蒙古草原上的传奇

我国的少数民族与马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