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满屋的乐器,今年60岁的董震宇轻叹:他擅长的乐器并不多,手琴是自学的,钢琴是帮女儿报名后她不学,他硬着头皮学的,偶尔在老屋庭院里吹吹箫。少年时的他曾被父母带到上海学小提琴,受教于上海交响乐团音乐家?学淳先生,但不久以后,家人发现董震宇并不适合学小提琴,只能作罢。这也是他记忆中首次与乐器的交集,没成想,多年后董震宇倒成了收藏乐器的藏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