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次,电视剧情节迂回,信息量大。香港破案片平均每两集都有一种作案手法,这是电影所不能及的,对侦察感兴趣的观众肯定是更愿意看这类电视剧的;根据大型电视剧里往往有很多人物,各种人物有异样的性格,可以吸引不同的观众群,这也是电影所不及的,如《创世纪》、《雍正王朝》、《走向共和》等。
    省级卫视频道以电视剧作为核心产品的竞争策略是中国当前政治、经济和文化发展程度的一个产物,相信随着电视产业的发展和国民文化素质的提高,电视荧屏将是“百花齐放”。

    虽然电视剧产量有所下降,但依靠播放电视剧来拉动收视和增加广告收入,已经成为各电视台卫视频道生存的不争事实和竞争法宝。
    期待视野是德国接受美学的创始人尧斯提出来的,是接受美学方法论的“顶梁柱”。期待视野是由读者自己的文化、兴趣、经验、学识、经历、年龄、性别等诸多因素综合形成的一种对文本的潜在准备,是读者参与创造的原动力。尧斯指出,由既往的审美经验和既往的生活经验构成具体接受的期待视野,读者的期待视野与文本之间的距离决定着文本的接受程度及其艺术特性。显然,大众而通俗的电视剧比那些新闻节目距离中国的大多数观众更近。
    1.认知心理:期待视野与集体无意识
    电视剧的收视率是由受众的接受心理所决定的。因为电视节目要想使最大多数的受众接受,就必须考虑他们的特殊口味和消费需求,就必须满足他们的收视需要。这些需要在电视节目的收视之前就形成一种期待视野。电视剧如果和他们的收视期待视野一致,受众就会接受;否则,他们就会拒绝,走开电视机。而来源于现实却高于现实的电视剧往往能够满足受众的这种期待。
    省级卫视频道作为全国性定位,就必须突破地域的局限,就要有全国性传播视角和促销活动,在频道核心内容上一定要有全国影响力的信息资源,具有全国性的采编网络、全国一流的主持人、记者、编辑、经营管理人才等等。全国性定位是一个大投入、高风险的策略抉择,而且频道的成长期必然面临亏本运营,需要有雄厚的资本支持,这对当前大多数各自为战、分散经营、规模较小,而且缺乏资本背景的省级台来说,全国性定位只是一厢情愿,真正实现全国性传播的省级卫视寥寥无几。现实可行的方案是先靠电视剧这种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节目来确保不浪费自己花了大价钱买来的覆盖受众资源,也许这只是省级卫视频道不得已的选择。
    作为大众最喜欢的节目类型之一,电视剧被80%的中国观众列为经常收看的节目类型,平均每位观众每天收看电视剧的时间近1小时,约为收视时间的1/3;作为重要的广告依托,电视剧以较小比例的支出,每年为各级电视媒体带来70%左右的广告收入!
    (一)“电视剧——收视份额——广告收入”的利益链条
    在现代社会,多数传媒都把未分化的大众看作是受众,其有效的经营方式就是提供能够满足普遍需求的信息产品和服务。传播学家D.麦奎尔和S.温德尔在《大众传播模式论》中把使用与满足理论、信息寻求理论等这类研究称为“受众中心模式”。 [5]特别是在媒介走向市场的今天,“受众就是上帝”越来越深入人心,作为市场主体,受众的地位越来越得到强化。作为日益市场化运作的大众传播,电视媒体追求的最佳传播效果就是赢得最大多数的大众。市场所代表的商业利润原则迫使主流意识形态和审美艺术形态向大众文化形态让路,这是商品生产的本性所决定的。电视频道的观众营销目标就是能获得最多的观众关注,并逐步构建观众认同和频道影响力。上世纪90年代初,长篇室内家庭伦理剧《渴望》播出,创造了我国最高的收视率——90.78%,形成了重要的社会文化现象——《渴望》现象,甚至在港澳播出时都引起了轰动。
    在2019年2月18日召开的中国电视剧全产业链金融交易大会上,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电视剧管理司司长李京盛作了电视剧管理通报说,2019年电视剧市场最大特点是产量理性回落,“2019年电视剧产量17000集,达到历史新高。这样的产量受到业界舆论的探究和质疑,中国是否需要这么大量电视剧?老百姓一年看多少?电视台有多大消化能量?有多少浪费?2019经过一定的调整、管理,产量15000集,比前一年回落2000集。”
    (二)从受众角度分析“剧行天下”存在的现实性
    频道和观众可以看做供求关系的双方。买方市场决定卖方战略。频道之所以选择“剧行天下”竞争策略,与观众对电视剧的需求有重大关系。那么,观众为何喜欢看电视剧呢?有如下几点原因:
    在电视剧运作方面,安徽卫视和湖南卫视堪称典范。有“电视剧大卖场”之称安徽卫视2004年底先人一步推出旨在“第一时间播出新剧、创造第一收视表现和广告价值”的《第一剧场》,每晚连播3集首轮剧,2005年推出了《中国式离婚》、《搭错车》、《我的兄弟姐妹》等一批首批独家上星剧,全年收视同时段份额提升了30%,在全国平均收视份额达到了2%以上,多部播出的剧集在全国位列第一。为争取独家优势,掌控核心资源,2006年,安徽卫视斥2亿以上巨资购剧,独家买断了全国独家首轮上星剧、优秀的二轮剧多部,《第一剧场》更是强力出击,以100%的全国首轮剧打造优质全国传播平台。作为国内省级卫视电视剧运营的领跑者,安徽卫视是“首播剧、独播剧”概念的始作俑者,早在2004年安徽卫视就提出了电视剧独家资源及供应链掌控的口号,经过2005年以来的“洗牌”,直接推动了中国电视剧市场的发展和繁荣。
    3.观众对电视剧有依赖感 
    在如今电视逐步市场化运作的发展过程中,这样具有高收视率的电视剧是电视市场各受益主体的福音。对于广告商家来说,这样高的收视率可是他们梦寐以求的收视效果,因为电视剧的收视群体愈大,收视率愈高,也就意味着电视剧能够给他们带来最大的消费群体和最大的消费市场,进而就能够造就他们最高的销售利润。对电视台来说,较高收视率的电视剧也是他们的最佳追求,因为这样的电视剧会带来巨大的广告收入。
       我国电视剧市场从五十年前一部只有20分钟的“直播电视小戏”《一口菜饼子》拉开了序幕,到1981年播出的第一部国产电视连续剧——《敌营十八年》拍摄时的窘迫,到2019年中国电视剧产量1.5万集。
    首先,电视剧的连续悬念性。这一点和上面一点连起来,就把观众锁定在某一频道上。电视剧往往在结尾处都留有悬念,吊观众的胃口,促使他们看下一集。有人说,再难看的电视剧,只要看了第一集,就想知道下文是什么。特别像《重案六组》、《黑洞》等一系列公安题材的破案片,特别吸引观众连续几个星期甚至是一个月都锁定某频道。香港的《O记实录》、《鉴证实录》、《刑事侦缉档案》等破案片则是结尾制造悬念的高手。
    电视剧满足人们群众的精神文化生活,首先满足的就是娱乐需求。电视频道最大的功能实际上也是充当了普通百姓休闲娱乐的工具。电视业在国外更多情况下不叫传媒业,叫娱乐业;电视经济、传媒经济也不叫传媒经济,它叫娱乐经济,这是有道理的。关于教育这一方面的功能,就像《南方周末》创刊年代所说,“总有一种力量让我们泪流满面”,这个口号对每个电视人都是对的、都是适宜的,要有一种社会责任感,要有一种人文关怀,但是更多的是要考虑观众到底需要什么、到底要看什么。实际上这些因素并不矛盾。
    根据历年来的全年的收视分析,受众的构成,在性别上,50%以上是女性观众;在年龄上25到50岁占了绝大多数,差不多45%这样的比例。从观众的教育结构上,小学、初中、高中这三项相加占了80%。从职业上,学生和没有职业者包括退休的,占了50%。收入结构上月收入300元到1200元占了60%,也就是中低收入占了60%,基本上就是这样一个受众的构成。
    2.电视观众的构成决定了电视剧的受欢迎度
    省级卫视的传播资源,尤其是新闻资源,被限定在本省范围内,造成了节目资源的“地方化”。如果节目不具有全国性影响或趣味,最终将导致观众的本省化,省级卫视在外省的传播价值就无法得到很好的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