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多少长期扎根一线的小学教师像李吉林那样深刻地关注教育的哲学基础。据我所知,卢梭、杜威,尤其是马克思的哲学思想在情境教育的创立和发展过程中都打下深深的烙印。

 

我们是在1981年于长沙召开的中国教育学会小学语文教学研究会理事会上认识的,至今已有38年。除了在中国教育学会和其他教育问题研讨会上见面外,我还多次参加了李吉林情境教育思想研讨会。每年春节我们都互通电话,互致问候,有深厚友谊。

 

 

 

李吉林的情境教育指向儿童完整的知识学习与认知发展,她以中国化的教学智慧,突破了现代学校儿童学习的一个难题。她的情境教育的生动经验和思想追求,是中国教育界对当代人类教育共同面临的困惑和危机的一种积极回应,对世界基础教育改革做出了贡献。她以自己的教育行动,表达了对学习、对教育、对人的发展的完整理解。为我们在世界教育尖峰论坛上,争得了足可自豪的话语权。

 

— 纪念 —

李吉林的情境教育指向儿童完整的知识学习与认知发展,她以中国化的教学智慧,突破了现代学校儿童学习的一个难题,为我们在世界教育尖峰论坛上,争得了足可自豪的话语权。

 

 

 

 

 

李吉林能有这样的成就,是与她的为人和她的精神境界分不开的。她一生追求儿童身心、情感、智慧、人格全面发展,她对教育事业满怀真挚情感、对儿童充满挚爱,她淳朴、善良、高尚的内心世界,她灵动而质朴的教风、文风,是真、善、美的化身,是教师的楷模。今天,她音容已逝,但精神永远留在我们心中。正是:

 

情境教育的本土文化自觉

 

 

 

情怀教育,深爱儿童,坚守三尺讲台教书育人;

李吉林熟读中国古代文论以及王国维、宗白华、朱光潜、李泽厚等大家的中国哲学美学,心领神会,妙手拿来,天衣无缝地转换成独树一帜的情境教育学说。李吉林曾用真、情、思、美来概括她的教育情境说:“‘境界说’中的‘真’‘情’‘思’‘美’,我以为正是儿童教育所需。儿童是‘真’人,教师应是‘不失赤子之心者’。真景物实际上便是生活的真实,教育与生活相通,便是‘真’的表现。即便是模拟的生活的情境,同样给予学生一种真切之感。真人真景物激起真情感,才能激广远之思,进入美的境界,创造出美的果实。……所以,‘境界说’不仅为小学语文情境教学提供理论支持,而且可以进一步地支撑整个情境教育的研究。它蕴含着美学、心理学、创造学的最古朴的原理。运用它可以使小学教育真正走中国人自己的路,可以使儿童在接受初等教育过程中,在学习基础知识、基本能力的过程中,潜在智能得以充分开发,精神世界得到丰富,完美人格得到培养。我以为这正是许多人所追求的初等教育的完美境界。”

我曾经讲,教师的成长需要经过五项修炼,即意愿、锤炼、学习、创新和收获。李吉林就是经过这五项修炼成长起来的教育家。

 

 

 

杜威100年前曾来过中国,包括南通。我发现,李吉林是读过杜威的大量著作的,而且写下了密密麻麻的笔记。她曾亲口告诉我,有一位杜威的嫡传弟子在广州听了她的课后激动不已地跟她说找到了知音。的确,我们一点也不难从情境教育的学说中寻觅到杜威儿童中心主义、活动课程、单元设计、生活教育、问题情境教学等主张的大量因子。这些值得李吉林的后学好好发掘、总结和提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