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历史、自然、地理等因素影响,环江毛南族自治县一直是广西最为贫困的地区之一,也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环江县有毛南族人6.45万,占全国毛南族总人口的70%左右。2019年年底,环江县贫困发生率降至1.48%,今年5月退出贫困县序列。

  为了实现“阻断贫困代际传递”的目标,环江县从2019年到2019年,共投入11.01亿元用于教育项目建设。2019年,环江县通过了国家级义务教育均衡发展评估验收。2019年该县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98.74%,进城务工子女入公办学校就读率达100%。

  找出符合当地特点的课改模式

  “现在路修好了,坐车到县城只要几十分钟。教师的待遇也提高了,相比于县城教师,我们还能多得偏远山区生活补助费。”韦瑞国告诉记者,学校的环境、住宿和办学条件得到了大幅改善,学校还经常开展教师演讲比赛、歌舞文体活动,近几年新招的教师觉得在农村工作也不寂寞。

  为了满足学校发展的需要,各级政府投资建设了新校区。县政府还将人才引进政策向这所公办高中倾斜,每月发放3000元的额外补助,吸引了北京师范大学、中山大学等名校毕业生到该校任教。

  环江县教育局局长郑志咏表示,教育要成为环江的一张名片,要让教师在岗位上有一种成就感、归属感,要引导教师把教育当作一种事业。从2019年开始,每年教师节,环江县不仅给优秀教师颁发荣誉证书,还进行资助奖励;另一方面,把教师列入高端人才引进计划,所占名额过半。郑志咏说:“我们尊师重教,给老师很好的平台施展才华,包括政治上、经济上的待遇,教师的生活水平不比其他行业低,他们才会觉得有尊严。”

  环江近年来实施教师绩效奖励工资,落实乡村教师生活补助,不断改善教师待遇。特别是从2019年起,乡村教师每人每月发放的工作补贴提高至400元-500元,边远山区支教、走教教师每人每月发放工作补助1000元-1600元。乡村学校的教师工资水平甚至高于县城。

  “环江是个国家级贫困县,师资力量薄弱、教育教学观念落后,基层学校的教师对学习那些高大上的课改模式不感兴趣,也很难学会和运用,他们需要一个通俗易懂、接地气的课改模式。基于此,教研室在第一和第二个模式的基础上,提炼出了这样一个模式。”环江县教育局党工委委员、教育科学研究室主任莫李全说,当有教师不愿意或者不知道如何进行课堂教学改革时,学科教研员就叫教师念一念这个标题:“自主学习+合作探究+信息技术应用。”念完后,教师自然明白,要按这个思路去备课和上课。

  都川小学位于环江县川山镇都川村,校长韦瑞国1997年到这里任教,见证了这所村小23年来的变化。

  她观察到,通过组内探讨、展示交流等模式的反复推行,农村学生的表达能力、自信心、合作能力等都得到了提升,而这些也正是学生未来投身社会所需要的素质。

  一方面,学校师生需要参加的培训很烦琐;另一方面,本地学生基础较为薄弱,发达地区的很多教学方法无法直接挪用。

  如果说脱贫已是一项了不起的成就,那么环江举全县之力打赢教育脱贫攻坚战,则是当地放眼未来的战略之举。记者在这个桂西北小城采访时了解到,尽管环江县的财政收入较低,但教育投入连年递增。在这里,学校校舍是最美的建筑,越是乡村基层教师,工资待遇越高。为了提升综合教学水平,当地还探索了一条适合自身特点的教改之路。

  毕业于河池学院的韦林浩,2019年9月到都川小学任教,主教数学。他热爱运动,还兼任体育教师,去年带领校足球队获得县级小学生足球比赛的冠军。镇上为了鼓励他,送他去广西民族师范学院体育专业进修了4个月。与此同时,他还在年度考核中获评为优秀教师。

  再穷不能穷教育


  越是基层艰苦地区,教师的待遇越要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