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罪错少年只是行为思想暂时有偏差的‘小精灵’,他们思想活跃、个性突出,不少还有各种天赋。”尹兴河介绍,根据学生特性,启航学校以PBL(情境教学方法)体验式课程为主,以理论课程为辅,突出学生兴趣特长的发现与培养,帮助“小精灵”展现个性,明理向善,以德修身,实现“让每一个生命都出彩”。据悉,符合条件的学生,可报名参加中考、高考。

东莞市公安局收容教育所所长曾家乐,是启航学校日常管理的负责人,也是一名曾在刑侦一线战斗多年的老刑警,接触过众多“问题少年”。他坦言,由于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未达到刑法规定的刑事责任年龄,无法追究其刑事责任。即使达到刑事责任年龄,法律和相关刑事政策也规定,应当坚持教育、感化、挽救的方针和“教育为主、惩罚为辅”的原则,能不捕的不捕,能不诉的不诉,能判缓刑的不判实刑,避免未成年人进入羁押场所带来交叉感染。

启航学校坐落于东莞市大朗镇大有山庄内,西临美丽的松山湖风景区,与松山湖台湾高新科技园仅一路之隔。学校由两栋五层建筑改建而成,总占地面积约4600多平方米,其中建筑面积2800平方米。配备有多功能教室、心理辅导中心、法治教育中心、文体活动中心、科技创客中心等,教室功能室齐全,教育教学设备设施先进。

记者近日从广东省东莞市公安局、教育局获悉,广东首个以罪错未成年人为招生对象的公办学校——东莞市启智学校启航分校(以下简称启航学校)克服疫情和数波“龙舟水”的不利影响,即将进入工程交付验收阶段。按照工程建设进度,今年7月,启航学校将迎来第一批学生。

王某欢的父亲早年间来到东莞塘厦做装修工人,于2002年与王某欢的生母离婚后再婚。王某欢自幼随祖父在老家生活,因缺少父母的陪伴,加上无心读书,年少辍学。其父意识到王某欢不能再疏于管教,便将其接至塘厦上学,但王某欢在小学四年级时再度辍学。此后,王某欢处于“放养”状态,常年混迹于网吧。因需要上网费,他自2019年9月至2019年9月多次实施违法犯罪行为,伙同不同年龄、经历相近者参与塘厦大岭古别墅区入室盗窃91起。

创新之举:特色学校助“浪子”梦想启航

据悉,启航学校主要面向已满12周岁未满18周岁的四类未成年人招生:具有严重不良行为的未成年人;因不满16周岁,不予追究刑事责任的未成年人;检察机关不捕、不诉、不追究刑事责任的未成年人;法院判处非监禁刑且不符合社区矫正条件的未成年人。上述四类人员必须符合以下四种情形之一才能报名:户籍或学籍在东莞的;户籍和学籍均不在东莞,但监护人在东莞居住或工作的;无法查明户籍和其父母和监护人信息,无法送回原籍的;户籍不在东莞,监护人或父母也不在东莞居住或工作,经市救助管理站送返后,来东莞再次作案被查获的。

作为双主体共同管理的特色专门教育学校,启航学校注重对学生的爱国主义教育和法治教育,用法治为教育护航,以安全为教育托底。通过“全员、全程、全方位、全关爱”的管理理念,提高学生思想道德素质,加强学生行为规范,培养学生成为“爱国家、爱社会、爱亲人、爱自己”的新时代青少年。

“启航学校开启了东莞警师合作新模式。”启航学校副校长(负责人)尹兴河介绍,学校实行全封闭、全年无休的教学管理模式,由市教育局负责教育工作,由市公安局负责安全管理、防范和法治教育等工作,配备民警、聘员24小时值班陪护,及时处置各类突发情况。6月1日,第一批25名老师和9名管教民警已到位,目前正在进行岗前专业培训。

□ 本报记者 邓新建 邓君

社会之痛:罪错未成年人“管不了”

根据有关规定,一些未成年人犯罪错之后,通常将其交由家长或学校严加管教,但事实上他们中的不少人可能直接处于无人管教境地,因为学校“不敢管”、家长“不愿管”等问题长期存在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针对这些积弊,本版今天推出一组报道,反映两地政法机关的务实创新之举,无论是广东东莞“警师合作”双主体开办专门学校,还是重庆垫江检察院对失职监护人进行训诫并向其发出《督促监护令》,均反映出政法机关不放纵不抛弃罪错未成年人,想方设法为其营造改过氛围,让其重新回归社会的不懈探索。

更甚者,部分严重不良行为未成年人被“标签化”后,逐渐游离于社会管理体系之外,在经历公安机关“犯抓放”后,将极可能逐渐走向职业犯罪的道路。

罪错未成年人教育矫治问题刻不容缓。那么,东莞到底有多少个“王某欢”呢?

编者按:当前,罪错未成年人已是一大社会问题。对于涉嫌犯罪但未达刑事责任年龄的未成年人决不能“一放了之”,成为全社会的共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