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教育行业能不能迎来一次爆发,既需要需求端的突破,同样也要靠供给端能否保障。俞敏洪提到,1月31日,新东方几十万学生开始使用新东方在线的“云课堂”上课,“服务器遭遇了外部猛烈的攻击,导致新东方部分学生没法上课。”

  双师大班课和单师小班课模式哪个更好?

  疫情总会有结束的一天,届时线上教育竞争将更加激烈。

  “搜初二的课程,出来一大堆,有线下的,有在线的,很多没听过名字的机构,不知道挑哪个好。”不少学生家长反映。以“腾讯课堂”为例,记者搜索“小学语文”,显示有800门课程,由99微课、高途课堂、优果教育、田娟老师等多个教育机构、个人免费和收费直播授课。

  该业内人士向广州日报记者透露,双师大班课的毛利率能做到65%-72%,单师小班课由于生师比和线下差不多,其毛利率大体会在50%-55%。若未来二者续班率接近,则基于双师大班课客单价低于单师小班课的现状(学而思网校、猿辅导等在线双师大班课价格多在30-60元/小时,以东方优播为代表的在线单师小班课价格多在60-80元/小时),双师大班课的市场空间更大。

  文/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倪明

  记者对比发现,目前学而思网校、猿辅导、作业帮一课、跟谁学都是线上双师大班网课,而新东方在线的东方优播是单师小班课。名师做大班教学,课后辅导及跟踪效果都是分班管理,在控制成本同时比录播课提高了学习效果。不过由于课程面向全国,提供的是相对标准化的教学产品。而在线单师小班课受益更小的班级规模,教材以当地线下教材为主。

  此前,线上获客成本预计维持在500-700元(促销课)。现在流量便宜了,是不是营销成本能降下来?中信建投分析师表示,疫情过后,在线教育的普及率将加速提升,近期普及度的大幅提升会降低整个行业的获客成本。跟谁学创始人陈向东认为,当越来越多的家长和学生选择在线教育的时候,某种意义上讲,流量会变得便宜。但他也表示,“我不觉得在线教育机构的营销成本会因此大幅下降,因为竞争仍是存在的。”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目前,已有新东方在线、学而思网校、猿辅导、作业帮、网易有道、跟谁学等超过20家在线教育企业向全国学生提供免费课程。

  此外,对直播课场景来说,老师讲课需要极强的逻辑和连贯性,环环相扣,如果出现卡顿、黑屏等技术问题,学生有几秒钟没听懂,可能接下来的课时就废掉了。“当流量增长数倍,并不是服务器数量增长几倍就能应付,量变冲击下系统必须完成质变,架构需要进行大改造甚至推倒重来。”作业帮方面告诉广州日报记者。

  双师大班课和单师小班课模式哪个更好?令不少家长纠结。对此,不愿透露姓名的业内人士分析称,初高中生升学压力大、自制力强,培训难度高,双师名师模式更适合此类学生。小学生自制力差、关注和互动需求高、名师诉求低,单师小班课效果更好。

  在过去一周里,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推迟了原先制定的开学时间。在上海、浙江、江苏和重庆,教育部门已经规定学校在2月底前不得开学。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之后,众多在线教育机构相继在全国推出免费或低价课程,线下教育机构和学校也将课堂搬到了线上。网课大潮,是否就意味着在线教育市场进一步爆发?

  分析:

  营销成本不会因此大幅下降

  获客成本高昂的在线教育第一次体会到,不要花一分营销广告费,海量用户涌向平台。2月10日,多地中小学生在家采用了网上授课的方法。当天,“上网课有多难”成了微博上的热门话题,已有近21万的讨论。广州家长吴女士说:“上课气氛赶上抖音直播,虽然很能带动气氛,能吸引学生,但授课水平相对来说还是弱了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