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津瑞发现,淘气的“小尾巴”总爱黏着自己,别的老师说什么他不听,只听自己的。孩子的这份信任让她充满成就感,也让她明白,教师这份职业需要的不仅是知识,更重要的是爱心、耐心和细心。

一开始最让高庆彤头疼的,是记住每个孩子长长的名字,“他们的名字至少都有五六个字,最长的一个名字有12个字,还有很多人重名。”

天津外国语大学三年级男生谌洪锦当过两年兵,习惯轻装简行。可当他在祖国南疆结束支教准备返校时,却发现自己的行囊被爱与牵挂装得满满的。

他第一次见那个小女孩是在幼儿园操场上。那时,谌洪锦刚来幼儿园,被安排任园长助理,通常不进班参与教学。每当孩子们涌到操场上蹦蹦跳跳参加户外活动时,他会饶有兴致地在一边看看这些“小豆丁”的可爱模样,想知道那些小脑袋里都装着什么古怪念头。

但他没想到是去当幼儿园老师,“起初感觉有点落差”。出发前,经过简单培训后,他和同学们跟着辅导老师到天津的一所幼儿园实习了半个月。很有幼教经验的班主任会挨个儿教这些即将走上讲台的大学生,如何调教“熊孩子”。

原标题:我在和田当幼儿园老师

于是她利用休息时间,边抄写边背这些名字,每天早上给孩子查体时再逐个喊上几遍,不出一个月,她就能叫出每个小朋友的名字了。

这些五六岁的孩子,几乎听不懂普通话,支教小老师只能通过表情、肢体语言让孩子们理解,很多时候还需要维吾尔族老师帮忙沟通。

到了新疆,那里孩子的热情出乎他意料。走在幼儿园里,看见这个陌生男老师,有的孩子会主动跑过来伸手让他抱,有的会拉着他的手转圈圈,还有的小男孩会故意把球踢到他脚下,逗他跟孩子们一起玩。

“我在和田当幼儿园老师”

谌洪锦带着小朋友玩游戏。

“刚开始觉得幼儿园老师说话、动作太浮夸了。”面对眼前一群四五岁的小朋友,这位“兵哥哥”一开始有点张不开嘴,“怎么说话还要拖长音?”

  “以前觉得小孩子烦,现在怎么这么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