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支持,在网络间传递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部党委书记乔志宏教授认为:“从国家层面来讲,如果心态不能够理性平和,就会惊慌失措,可能会出现很多应激反应,对社会安全稳定产生不利影响。从个人层面来讲,慌乱、愤怒、焦虑,这些负面情绪会损害人的健康,降低人的免疫力。一个良好的心理状态、情绪状态能够成为我们对抗疾病的一种特殊力量。”

抗疫也要戴好“心理口罩”

“这么晚打扰你,我也觉得特别不好意思。谢谢你带给我的这种安宁和踏实。”有时,来电者向热线这端的志愿者表达感谢。

“‘大学党’想开学,颓废的日子真不好过。”应时而变,自我调整积极的心理状况是抗击疫情的重要保障。作为心理学科和人才优势集中的高校,面向各级各类学校师生和广大人民群众开展了疫情相关心理危机干预工作,助力攻克焦虑,对于打赢“心理防疫”至关重要。

高校学生排解压力的主要方式是向亲友诉说,这种方式受到亲友反馈的影响,无法保证排解压力的效果。只有极少数学生会积极寻找心理干预的资源。战疫,既需要医疗救治,也需要心理援助。

无法相见,但爱与支持在网络间传递,让彼此靠近。北京交通大学学生心理素质教育中心主任田宝伟表示:“特殊时期,同学们天各一方,期望我们的坚持和守护带给学生支持、温暖和力量。”

“欢迎您在需要的时候再次拨打我们的热线,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会在这里陪着你,我们一起闯过这个关卡。”通话结束,志愿者通常这样告诉电话那端的来电者。

“湖北考生真的很焦急,考研‘二战’生怕没了调剂,在家压力很大,就是想来个痛快的。好做下一步的安排。”面对疫情造成湖北2020年考研成绩延迟公布的状况,李森(化名)的焦虑情绪与日俱增。

总体来看,前来咨询的民众感觉到恐慌、恐惧、害怕的人数最多,约占44%;其次是健康焦虑,怀疑自己患有新冠肺炎的占19%;还有出现躯体化症状(失眠,头痛等)的占7%;还有一些是因疫情影响出现了家庭问题和亲密关系议题的,占6%;2%的求助者反应遭受到了地域歧视;因疫情而导致原本心理问题加重的(如焦虑、抑郁、双相情感障碍)占4%。

“这是一次分布式协同合作的尝试。在抗击疫情的特殊环境中,网络平台更能发挥作用提供服务。心理援助热线和网络心理服务严格遵守心理咨询职业伦理规范,以人为本,尊重生命,严谨专业,全力以赴。”周宗奎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