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也要注意,过长时间的在线学习会损伤孩子的视力,过度的多媒体也会使孩子的注意力分散,每天在线学习的时间最好控制在2—3个小时。家长还要多鼓励孩子捧起纸质的书,白纸黑字的呈现方式,虽然显得不如网上的资源那么生动、有趣、快速、富有娱乐性,但却是促进孩子理性思维能力发展的最好途径,文字的稳定性和概念化能帮助孩子走进一个更复杂、丰富和深刻的意义世界。家长要想办法陪孩子玩出新花样,多陪孩子读书吧。

孙绵涛:疫情时期,学校留守人员一方面要采取隔离值守的方式来值班和办公;另一方面要严格疫情值班管理制度,主要包括传染病疫情和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处理实行24小时值班,应急办公室负责疫情电话值班、管理,记录报告者姓名、身份、电话、疫情内容并立即通知主管人处理,值班过程中遇到不能解决的问题,及时报告分管领导,值班人员到岗接班后,方可离开值班室,疫情电话值班实行责任追究制度,凡因工作失误造成漏报、错报、延误疫情处理等不良后果者,根据相关制度追究责任等方面的内容。疫情时期,学校可利用相互联网信息技术,在微信群和QQ群里召开会议、交流讨论问题,改集中式办公为分散式办公,没有多室办公条件的,办公人员除要戴上口罩外,尽量不要近距离接触,可采用微信进行交流和沟通。

缪建东:晨昏颠倒、游戏过度是许多孩子身上容易出现的现象,对此,父母要保持平和的心态,不要对孩子发火,也不宜立即将孩子的生活安排得满满当当。适度打游戏不仅能增进孩子生活的乐趣,也能促进孩子之间的交流。玩手机也是“00后”少年的重要行为特征,通过手机孩子可以获得很多信息,学到更多的东西,但完全沉湎其中是万万不可取的,父母要控制好孩子的游戏时间,并关注游戏内容。在养成作息规律的好习惯上,父母应做好表率,做好榜样示范。

针对这些新的教学管理问题,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进行了积极探索。如武汉市中小学在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期间开展在线教学实施方案中,从搭建空中课堂平台、分配下发平台账号,组织教学资源及制定教学要求、组织师资及安排课程、组织教师培训,试点运行、正式实施、课前准备,运行保障、授课师资保障、资源保障和技术服务保障等几个方面制定具体措施来加以解决。

缪建东:是的,此次疫情,相当于给全社会踩了一个急刹车,居家隔离,使得每个人都停下了忙碌的脚步,那么何不趁此机会增进亲子之情,享受天伦之乐呢?亲子感情对中国家庭来说是重要的家庭教育要素,增进亲子感情是父母需要努力的重要方向。生活是家庭教育的源头活水,要安排好每天的生活,全家人共同打扫房间,共同烹饪美食,共同锻炼身体,共同开心游戏,用心生活就是构筑未来,就是播种教育。

记者:为更好地守护学生健康成长,学校应该怎样建立健全疫情报告管理制度和传染病疫情管理制度?

缪建东:好动是孩子的天性,能长期坚守居家对成人来说尚且不易,更何况是孩子。家长还是应多从科学道理上帮助孩子明白:目前的隔离是抗疫的唯一良方,千万不可功亏一篑,一定要坚持到底,这是考验自己意志的极好机会。此外,要想方设法让孩子的生活尽可能充实些,可以发挥网络的优势,让孩子保持与学校、与同学、与朋友的联系,让他们互相鼓励,守望相助,共克时艰。家长可以与孩子共同讨论感兴趣的话题,可以将烹饪当作新的家庭活动,孩子不仅可以成为父母的好帮手,还可以学会一项重要的生存技能。此外,可以增加居家的运动项目,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带领孩子在自家小区空地上散散步。还可以引导孩子通过网络与同学合唱为疫区鼓劲、加油,通过绘画表达对抗击病毒的支持。

记者:疫情时期,学校留守人员的值班方式和办公方式都发生了改变,这时相应的学校管理方式如何改变?

记者:平时由于父母忙,亲子共处时间少。而疫情防控中,亲子共处时间的增长,是不是也给增进亲子感情带来了契机?

家长和孩子不妨一起重建一套新的家庭生活时间表,或许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同时,这份超长的假期也在考验亲子关系的质量。父母可以与孩子认真地交谈,分享心中的困惑与担心,和孩子一起探讨如何更好地“宅”在家中,读一本好书,看一部好剧,让心灵安静下来,思考生命的价值,全家人团结一致,共同度过这段特殊的时间,让这场“战疫”成为孩子生命中的成长礼。

边玉芳:在这场疫情防控中,许多教师早早地回到工作岗位,每日统计每一个孩子的健康状况,收集孩子每天的体温及各种健康信息。如果能在关心孩子健康状况之外也收集一些孩子的情绪状况、每天的生活学习状况等信息,会有助于教师和学校了解学生的心理状况,也可以通过一些线上的心理健康量表来了解学生的心理健康水平,还可以通过与学生的通话、线上的学生作品如绘画、作文来了解学生的心理状况。学校还要通过各种途径,了解学生家里是否具备网络条件和电脑等硬件设备,是否具备线上学习条件等,为师生沟通、“停课不停学”做好相关的准备工作。

记者:在疫情时期,学生的心理健康容易出现哪些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