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话题往往具有高度的情感共鸣性,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在发布信息、回应舆论时往往趋向冷静理性,“民间”观点则主打“感情牌”,形成“官方”和“民间”两个话语体系和舆论场的撕裂,形成 “官方”高高在上的舆论印象。

移动互联网影响下的信息传播新变化

随着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舆情素养的提升,对于舆情事件回应的意识不断提升,回应速度加快,机制逐步构建,但教育舆情事件的“烂尾现象”还是时而出现。“烂尾现象”产生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一是由于涉事方有“等靠要”的想法,并没有积极主动地解决问题,回应消极、处置缓慢甚至无现实处置;二是涉事方主观认为舆情热度已过,如果公布处理进展或结果,反而容易产生二次舆情;三是舆情事件牵涉问题较多,原因复杂,单靠教育主管部门或学校单方面的力量难以完全从根本上解决舆情事件。

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要开通并形成自己的自媒体平台,包括并不限于微博、微信、今日头条、一点资讯,抖音、快手等媒体平台。在舆情应对的过程中,充分利用多种信源渠道,采取“纸、网、移、微、博”等多媒体融合的立体式发布格局,既借助传统媒体的权威性和公信力发出声音,也应该借助各种网络渠道的即时性和便捷性最大限度地为自己争取主动,正面引导舆论。

摘 要:加强信息网络的运用和管理是思想政治工作的重要途径之一,面对移动互联网所带来的挑战与机遇,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应主动应对,健全舆情收集、研判、处置和回应机制,积极回应社会关切,“抢占”舆论制高点;打通“主流媒体舆论场”和“民间舆论场”,推动“官民”顺畅沟通和良性互动;用好教育舆情“预警器”,切实提升教育治理能力。

教育舆情是指“某一教育事件、政策、观点所引发的各种利益主体表达出的具有价值倾向性的态度与主观意愿的总和”[2]。教育舆情作为舆情的一个分支领域,除具备舆情的全部“基因”,还具有自身独有的特性,尤其在移动互联网的影响下,教育舆情呈现出一些新特点。

2.运用移动互联网做好教育舆情事件的回应,“抢占”舆论制高点

谁掌握了互联网,谁就把握住了时代主动权;谁轻视互联网,谁就会被时代所抛弃。教育舆情事件应对是一个系统工程,在这个发现、研判、处置的动态系统中,教育主管部门、学校、媒体、公众多股力量形成了博弈。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应该为教育舆情事件的应对处置提供科学的目标指引、力量支撑和长效保障。

2.教育舆情容易形成舆情“爆点”

网络舆情酝酿期大大缩短,热点生成大大提速。非理性情绪在网上汇聚发酵,舆情燃点低、烈度高。一个热点舆情,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可能扩散到网络的各个角落,给社会稳定带来不良影响,甚至会导致群体性事件,造成社会秩序的混乱。在舆论扩散的过程中,信息的传播范围不断外扩,在迅速变化的网络舆论场中,不同类型的舆情事件对媒体、网民、政府产生不同影响。在舆情事件刺激下,媒体、网民、政府的反应又会反作用于事件本身,影响事件的走向[1]。

[6]张碧红,雷天玥.分化与共生:布尔迪尔场域理论的当代阐释—基于布尔迪尔场域理论的探索性研究[J].今传媒,2019,25(2):10-12.

不同的受众观点经由各种自媒体渠道迅速集结到不同的观点阵营中,在私密性更强的自媒体渠道中产生各种观点对立,形成不同讨论维度上的“观点群体”。网民有各自的立场,使得当下的社会共识愈发难于达成,极大提升了舆情的应对难度。在这样一个“人人都有麦克风,时时处处在线”的复杂网络环境中,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意见表达的主体。当无数的本来存在于“小圈子”里的舆情事件一旦具有公共话题属性,就会突破特定的集群进入到公开的网络空间,成千上万的网民发布消息、表达意见,再加上众多的转发和评论,舆情内容急剧增长,迅速形成舆论场上的“汪洋大海”。在这样的情况下,应对处置稍微不慎,线上舆情就会演变为线下事件。

[1]张旭阳,李丹珉,谢耘耕.媒介、网民、政府在舆情事件中的参与角色与作用研究—基于3600起舆情事件的实证分析[J].新闻界,2019(6):56-63.

教育舆情在应对处置过程中,有时原本影响程度不大的一件事,由于应对不当,如相关人员与机构发布的内容带有明显的逻辑漏洞、与社会普遍的认知明显不符、发布的语气与群众的观感格格不入,最终导致不仅没有回应社会质疑,反而引来民众更多的猜疑,直接激发了次生舆情。

4.用好教育舆情“预警器”,切实提升教育治理能力 

任何原因导致的“舆情烂尾”,在现实工作中都应尽量避免。舆情事件的彻底解决往往伴随着涉事方形象的恢复和重塑,如果“舆情烂尾”,只会导致涉事方形象的持续损害,甚至有可能后续再次成为舆论关注点,导致形象崩塌。

[7]王立峰,韩建力.网络舆情治理的风险与应对策略探析[J].西南民族大学学报(人文社科版),2019,40(3):139-145.

[5]徐羡文,叶扬,郑厦君.省域教育舆情网络监测系统构建研究[J].中国教育信息化,2019(13):79-81.

1.教育舆情呈现高发态势

3.舆情更为隐匿,观点交锋更为突出

教育主管部门和学校在应对教育舆情事件的整个过程中,都需要将回应和满足群众的呼声作为舆情应对的重要工作来进行,遵从教育舆情运行的普遍规律,遵照教育舆情引导的制度化流程,有的放矢地进行舆情应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