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我与多数学生是同一个专业的,所以每天我还会抛出一个话题来了解大家的学习状况,根据反馈对学生的学习方法改进、心理状态调整等提供一些建议。有时间还会单独留言几个同学,一对一地帮他们加油打气,解决问题。

“你给我点赞,我给你第一印象”、“把自己高中时候的两张照片发朋友圈然后点十个人,不玩的来年必挂科、必单身、必穷”等等毫无营养的游戏开始在朋友圈泛滥。

未来还要承担起社会重任的青年人此刻却在家玩无聊游戏?

作为辅导员,我无法做到袖手旁观。我决定当“坏人”。

1月25日,大年初一,当我对同学们蜂拥而至的拜年信息一一回复时,突然发现几个网络信息员把我拖进一个几人小组并发信息说:“齐老师,很抱歉大年初一还要打扰您,我们专业群里有位已经毕业的学生,发了好些事关疫情的不正当言论,我们已经告诉同学们不信谣不传谣,但还是担心会对同学们产生不好的影响,所以来给您说一下。”

26日,学校要求汇报湖北籍学生时,我发现自己忽略了这个群体。当时我只统计了是否有在武汉的同学,没有,心中巨石便一下子落地了,但是却忽略了身在湖北的学生可能同样草木皆兵。于是我一一联系了三名湖北的同学。问他们情况怎么样,是否需要帮助。还好,他们一切安好。

我想到的办法是:转移注意力。必须要让学生有事做。

“最差那一阵,不想说话。”她答。

中国教育报—中国教育新闻网讯(记者 魏海政)在当前严峻的抗疫形势下,如何关心延迟开学“宅”在家中的大学生的思想动态和学习生活?潍坊学院专职辅导员齐晶变身“超级演说家”,当起了学生早上起床学习的“闹铃”,甚至于甘愿成为一些学生的“坏人”,在抗疫关键时期,与学生同向同行,点燃学生,照亮自己。

“我比之前起的早了,自己学习时间也长了,而且还能带动弟弟一起学习!”

于是,30日我便在我带的年级群中饱含深情的发了一条长信息,并且建了一个“学习必胜群”,鼓励在学习上希望有所精进的同学应入尽入。

最终事情由辅导员妥善处理。

不安那么多学生是不是面临同样危机。

现在群里104人,占我所带学生一半多一点,我想通过这一半多的人去影响另外一半的人,虽然道阻且长,但是我有信心。因为向上生长的路都伴随着痛,但是有些痛,他们还是喜欢的。

1月23日,一起床,武汉封城。各方消息铺天盖地,神州大地风声鹤唳,我知道,我真正的工作,来了。

“学习使我快乐也使我妈妈快乐,我妈妈再也不嫌弃我了,学习可以有效缓解家庭矛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