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到南非两个月的危润初人生地不熟,开普敦的公共交通也不发达,只能搭乘在当地价格昂贵的Uber一家一家跑药店。他发现,南非本身自产的口罩数量较少,和国内口罩的标准和名称也存在差异,需要一面不断了解相关信息一面比对,找到适应国内需求的各种口罩。

让危润初稍感欣慰的是,幸好1月29日前联系采购的一万一千多只N95型口罩,已通过疫情防控物资绿色通道运回国内,将用于抗击疫情一线。

危润初是长沙理工大学水利学院的教师,从2019年起就一直利用寒暑假的时间在非洲开展水资源研究工作,2019年11月,他赴南非的西开普大学开始为期一年的访学。

大年初五(1月29日),危润初联系上了一位在南非经商十年的中国籍朋友石先生,和他一起终于找到了能供应较多N95型口罩的批发商。他马上联系了国内的朋友,沟通情况后立即垫付现金,采购了一万多只口罩,火速运往国内。同时,他还向几家厂商预订了13万余只口罩。

从除夕开始,危润初就踏上了寻求口罩货源之路,频繁出入开普敦各大药店,询问固定联系的口罩批发商。

然而这13万余只口罩落空了!

1月29日,经过几天奔波,危润初联系到南非几家厂商,预订了13万余只口罩,准备陆续发往国内。30日晚,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将新型冠状病毒疫情列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消息一出,南非国内的舆论环境发生了很大变化,销售商纷纷“变卦”,表示不能按约定出售口罩,并把定金退给了危润初。

危润初强忍泪水,又跑去药店买了不少零售的普通外科口罩,连同5000元现金一起捐给了南非的华人华侨组织,运往国内疫情最严重的湖北省,“抗击疫情不是一个人或一个群体的事,需要我们每一个国人的行动。身为一名党员,这时候必须积极主动地贡献自己的力量。这时候党员不上,谁上!” 危润初说。

“开普敦当地不流行电子支付,为了随时准备垫付定金,我的背包里每天都背着十几万的南非兰特。”危润初说。

虽然远离故土,危润初却一直心系国内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1月24日,他得知老家邵阳市确诊了两例病例,心急如焚。在和家人取得联系,确认他们安全无虞后,危润初取消了过年期间与朋友聚会、登山的计划,着手在开普敦寻找口罩货源。

“那种巨大的希望转瞬落空的感觉太糟糕了。”当地时间1月31日下午,远在南非西开普大学访学的长沙理工大学教师危润初博士拿着被当地口罩生产厂家退还的定金,多日来的疲惫、委屈、忧虑和挫折感一齐涌上心头。

(刘飘逸 中国教育报-中国教育新闻网记者 李伦娥)

开普敦的治安情况并不好,危润初在忙碌奔波和对祖国的担忧中忘记了害怕。几天下来,他跑了40多家药店,手机里存下了8家口罩批发商、两家口罩生产厂商的联系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