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起了学生常常在课间兴奋地跑去收发室收信,所以我想着就用这种传统的方式,来传达我的所思所想。”

  任课老师说,上高二后,张乐怡进步很快,这个漂亮女生不再狂热追星而是心无旁骛地努力学习了,离她心目中的浙江传媒学院梦又近了一步。

  “她房间里全是明星海报,都一摞一摞地买,说她也不听。”张乐怡的妈妈姜利君说。

  张乐怡打开信的时候也有点懵。“没想到一直和善的姜老师会这么批评我,但后来细想她也是为我好,不然不会在分班时对我这么说。”

  女生谢涵章,一个总会和姜琦拥抱的学生,她将信拍好存在手机的收藏夹里。“心情不好时就看看老师的鼓励,也会去找老师给一个大大的拥抱。”谢涵章说。

  7月10日,姜琦写完第四十封信。8天之内,她给班上每个学生都写了一封。信的抬头全是“亲爱的某某某,结尾全是from琦”,而内容则完全按照每个学生的实际情况量身定做。

  暑假前夕,姜琦向班上40名学生一一要了通信地址,承诺给孩子们一份暑期礼物,但也许是“作业和试卷”。

  衢州一中高二年级副组长刘强说:“姜琦老师用真心真情关爱孩子,用理智情感守护孩子,用人文情怀引领孩子,创造着幸福并传递着幸福,值得老师们学习借鉴。”

  姜利君多次到学校感谢姜琦,并将姜琦写给张乐怡的批评信塑封保存,“不能让信泛黄变质,要在女儿读大学后作为礼物送给她。这也是致谢姜琦老师的一种方式。”

  开始,时任班长申屠宇浩有些忐忑,他真以为老师会寄给他试卷,“我是一个成绩不太好的人,看到试卷有点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