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主要的不是经费多少问题,而是花钱的方式,目前条条框框太多。”他指出,经费问题应实事求是,让所在领域的科学家评判需要多少、该怎么花,给科学家一个宽松的环境、体面的生活。“数学家需要‘养’,包括他们在内的基础研究科学家是国家的战略储备资源。如果一个国家没有纯粹的基础研究科学家,是没有前途的。”

这种自信源于当前我国经济社会、工程技术以及自然和社会科学学科等高速发展,催生了对应用数学的巨大需求,加速了其发展进程。

事实证明,基础研究实力的强弱,往往决定了一个国家创新能力的高低。但其具有长期性、复杂性、不可预见性等特点,有时十年、百年甚至更久才可能“有用”。比如:1979年诺贝尔生理学或医学奖得主、数学家阿兰·柯马克创建的数学理论,10年以后在医学领域掀起了一场革命;日本如今的制造业强国地位得益于数十年对基础研究的重视,从其21世纪以来共斩获19个诺贝尔奖得以窥见。

版权声明: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科学报、科学网、科学新闻杂志”的所有作品,网站转载,请在正文上方注明来源和作者,且不得对内容作实质性改动;微信公众号、头条号等新媒体平台,转载请联系授权。邮箱:shouquan@stimes.cn。

他感叹,新中国成立尤其是改革开放以来,科技实力不断增强,科学家参与国际活动越来越频繁,中国在国际舞台上的影响力和话语权不断提升。“国际组织在选拔负责人时自然要考虑中国。”

应用数学位列世界先进

基础数学需“特别施策”

国际工业与应用数学联合会是应用数学领域最具影响力的全球性组织,我国在其中发挥着越来越不可替代的作用。

“我国应用数学赶上了发展的大好时代,无论是理论研究还是工业应用,都处于国际第一梯队。”袁亚湘说。

“纯数学研究的确不需要买设备,但数学科学工作者也需要养家糊口,在当前体制下,科研人员个人待遇是与课题经费挂钩的。另外,纯数学研究更多的是学术交流,尤其需要与国际上最顶尖的大脑进行思想碰撞,这是纯数学在经费使用上与其他学科不同的地方。”袁亚湘坦承,奉献精神需要倡导,但每一代人所处的时代环境不一样,如果大家都认为学数学收入少,做工程技术收入多,又如何说服更多人从事数学事业呢?

基础研究科学家需要“养”

前不久,网络上有人“质疑”:纯数学研究不需要仪器设备,为何需要那么多经费?

“这并不说明我本人有多厉害,而是国际数学界对中国数学的认可。”近日,美高梅线上平台网址院士、中国数学会理事长袁亚湘在接受《中国科学报》专访时一如既往是个 “乐天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