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当前的医疗手段已经可以让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寿命和正常人一样长,然而,据中国疾控中心统计,从2008年开始,艾滋病成为中国传染病当中死亡率位居第一的传染病。到2019年,因艾滋病死亡的人数,是其他所有传染病死亡人数之和的10倍。

失守的“禁地”

让青春“无艾”,命运最终掌握在自己手中。今天,朱力亚和万余名青年学生的事例警示“迷途者”:“不要让生命的悲剧重演。”

其中,男男不安全性行为是造成青年学生艾滋病高发的主要原因。中国疾控中心资料显示,2019年报告的青年学生病例中,男男性传播占81.8%。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佑安医院放射科主任李宏军表示,在艾滋病三种传播途径——性传染、输血、母婴传播中,性传播占绝大多数,包括男性行为的肛交。

为此,我国各个政府部门先后推出多项政策加强青年学生群体艾滋病防治。如2019年8月,原国家卫计委、教育部联合下发通知,要求建立学校艾滋病疫情通报制度,进一步加强学校艾滋病防控工作。2019年国务院办公厅在《中国遏制与防治艾滋病“十三五”行动计划》中指出,教育、卫生计生和共青团等部门和单位要将性道德、性责任、预防和拒绝不安全性行为作为教育重点。

同时,57%的大学生从来没有和父母谈论过“性”。百分之六七十的学生的性教育渠道是“主动上网搜索性知识”“上网寻找色情信息”“在网上看过色情作品”。

此外,在HIV快速检测方面,2019年,我国约有11个省份的52所高校设立了HIV检测试剂自动售卖机,供学生购买后自行检测。“不过,很多学校的检测试剂却经常断货。‘3月来4月走,雷锋没户口’。”王存同对记者说,尽管这是好事情,但很多学校不见得能接受,尤其在各种检查中,HIV测试盒、免费安全套、卫生巾等发放设施会被认为有碍观瞻而被拆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