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设计、制造、试验,又是一个艰苦卓绝的11年,在 2019年,液氧煤油发动机终于通过了验收。

 

这个厕所,却是当时研制航天发动机的重要实验室。

 

让人们惊讶的是,这个具有世界先进水平,单台试验威力相当于2.8级地震的大家伙,却诞生在秦岭深处一个闭塞的小山沟里。

 

 

 

原067基地发动机主任设计师  傅永贵:当时我任务很急,没有办法,我们当时就看中了这个厕所当作临时实验室,当时我就把墙上打上洞,用有机玻璃镶在这上面。作为防爆的观察窗,我在这固定了一个支架,支架伸出来安装我的推力室,这块我抠个洞,液体就在这喷出去。

原067基地发动机主任设计师  傅永贵:熏得头晕脑胀,老恶心,我就兜里总是揣点(维生素)B6,那都是妇女用(减轻妊娠呕吐)的嘛。

央视网消息:为火箭腾飞提供动力的发动机是否合格,是火箭发射成败的关键一环,而在成功的背后,是无数次不为人知的试验和航天工匠激情与梦想的浇筑,这其间也要不断经受失败的磨砺。春节前夕,我们的记者走进了我国长征火箭发动机的摇篮,这个位于陕西凤县大山深处的红光沟,就是曾经的三线067基地,也就是现在的航天科技集团第六研究院。

 

不久前,我国新型液氧煤油发动机在西安的抱龙峪试验区,又一次完成了试车试验。这其实是一次不飞起来的火箭发射,在火箭发动机交付前,像这样的试验,一年要有数十次。

1965年 “三线”建设开始实施,火箭发动机研制基地选址在陕西凤县,代号067。三线人的到来也让这个小山沟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红光沟。可这里别说设备,连个实验室都没盖起来,傅永贵转了半天,终于找到了个空房子——-厕所。

 

 

中国工程院院士 原067基地主任 张贵田:失败的原因主要是在(发动机)启动的时候,能力低,给的能量小了。

 听耄耋老者讲述中国故事:隐于深山的航天动力

 

 

 

陈建华  航天科技集团六院液氧煤油发动机副总设计师:可靠、可靠性强、无毒,这个发动机对我们国家进入深空探测的能力又上升了一个台阶。

 

 听耄耋老者讲述中国故事:隐于深山的航天动力

 

10年间,就是在这个狭小的空间内,傅永贵和研究员们进行了上万次试验,因为密封条件有限,他们经常被试验产生的废气熏得头晕脑胀。

陕西凤县

 

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067基地从无到有,从有到优,每一点进步、每一个突破都是成千上万的三线人共同奋斗的结果。

 

 

中国工程院院士 原067基地主任 张贵田:研究固体发动机的希望向固体方向发展,固体发动机作为武器来说是可以的,液体发动机它的性能比较好,搞航天运载、发射卫星,载人航天还是液体的比较好,它可控、可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