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一直以来让SCBA失望的是,很少有华人科学家能在美国科学界登上领导位置。加州州立大学董事会成员、分子生物学家Kenneth Fong说,州立大学系统里多达25%的教员都是华人,但却无一人出任教务长或校长。他表示,这不是公然歧视的结果,而是有更加微妙的东西在阻碍华人被学术组织完全接受。他提醒说,如果华人的升迁机会仍然受到限制,那么美国“将会使这些领导人才流失到亚洲”。(科学网 梅进/编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