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如家长之于子女

大学之于学生

蔡达峰表示,教育是大学的使命之一,正是这一使命和精神,使大学在社会各个领域中具有独特的地位。“然而,这个独特性却正在复杂化,甚至非教育化”。因为大学与学生都有很多各自的利益,这种利益很可能会影响彼此之间的教育关系,比如学费问题。

 

 

他同时指出,这种源于自身的改革很难,但大学应该具有这种机制,这是实现教育使命所需要的机制。“如果一所大学连这种动力和能力都没有,即使照样可以招生、开课教学,但实质上会远离教育的本质,以致成为‘学店’,按学费给学生传输一些可以测试的知识,却不能熏陶他们的心灵。所以来自于自省、自责的社会责任和自我改革,应该是大学区别于其他机构的一个很重要的特征。”


 

“社会千变万化,大学无法把所有知识技能都教给学生,但一定要让他们懂得一些永恒和本质的东西,使他们能够在变化的环境中作出合理的决定,这对专业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蔡达峰说,“大学应该告诉学生:当你毕业的时候,面临的是更加复杂的环境,但你有独立判断的能力,你应该有信心。”

 

 

 

 

大学要认识自身使命

那么,如何推进人格教育?是否像大学里经常说的“推进素质教育、淡化专业教育”?蔡达峰表示,素质教育与专业教育并不矛盾,教育不能把做人与做事分开,这是统一的。但在以职业为归宿的教育观中,素质教育更多地处在与应试教育对立的困境中,人格教育成为了特殊、另类的工作。大学变得不擅长素质培养,教品行与教专业都专门化,教育的使命被割裂。

 

 

当然,大学与教师本身也有社会生存的现实需要,比如薪酬、校舍、生源、声誉等。因此,在经济社会中,大学与学生就衍生出更复杂的利益关系:学生得到知识就要付学费,学校要核算怎么收费更合适。针对这些现实问题,蔡达峰认为,大学和家庭一样,要以爱为基础,彼此充满关爱。大学要倾其所有,最大可能地关照学生,真正主动地关心学生的成长,为学生提供更多的机会。

“使学生满怀希望,始终有求知欲,有奉献精神。这些都是大学教育的任务,也是难题。” 蔡达峰表示,大学应该为社会坚持一些好的理念。社会不是一个简单的机器,它需要各种机构发挥各自作用,从而形成良好的整体关系。大学不能放弃自己对社会的教育使命,放弃这一使命就是放弃了自己的特征和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