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国外媒体报道,美国国会开始调查一些“基因体检”公司的商业行为。因为其中一些公司,比如“Pathway Genomics”试图通过街口的社区药店(Walgreens, CVS等)销售用于做“基因体检”的取材试剂盒。

 

 

 

 

 

美国国会开始调查“基因体检”  
 

 

而且,所谓基因体检也有一定的科学依据:一些科学家通过用GWAS(全基因组多态相关比较研究)技术,的确发现有些遗传多态性与病人的某些疾病有关。笔者以前也写过文章对GWAS的科学价值持怀疑态度。因为通过这种方法找到的SNPs并不是病人特有的,正常人也有。所以通常的“基因体检”的结果表述方式就是:“因为查到你有XX突变,你患YY疾病的风险比正常人增加ZZ%。”

为什么基因体检的科学还不到位?原因很简单,该检测的指标(基因多态性)和疾病没有直接联系。有的顶多是一些间接的联系。好比警察破案,有证人看到凶手是穿白衣服的,因此所有穿白衣服的就都成了嫌疑人。

 

 

在美国这类直接对消费者的服务也没有医保付费,都是消费者自己掏腰包的。两年前,在冷泉港开“基因组生物学”会议的时候,会议主持人就把“23andMe”、“Navigenics”和“Decode”等三家最有影响的公司主管请来“咨询”了一番,主要表达科学家对这类商业行为的“顾虑”。科学家们的顾虑主要是怕这样“夹生饭”样的产品和服务的推出可能会让消费者感觉“上当”,等以后科学到位,技术也成熟了的时候再推出产品和服务的时候,反而会遇到不必要的市场阻力了。

收到国会信函的有基因体检方面的旗舰公司“23andMe”、“Navigenics”、“Pathway Genomics”等。国会信件中声称:“科学家们对这类检测的准确性有顾虑。”

 

中国国内常说的“基因体检”在美国也叫DTC (direct-to-consumer genomic companies),这些公司通过检查“正常人”的一些多态位点(SNPs)来推算该正常人得各种疾病的可能性或者风险性。因为是检测“正常人”的标本,不是病人标本,因此厂家想打擦边球,不用通过FDA报批。因为严格地讲,FDA主要是管理市场上用来治疗病人的药物和医疗仪器的安全性和可靠性的。

于是,“赚有钱人的钱”就成了一个经营模式。去年回国笔者还在北京会见了一个国内做基因体检的公司创办人,直接表达了笔者对这类服务科学性的质疑,认为科学没有到位的产品或服务太早面世实际上是最大的商业风险。不过,在国内也很难说,“核酸”等各类补品还是很有市场的,因为中医强调的“预防为主”的概念给这些“补药”公司一个很强大的文化支撑。

 

中国最近也出现了不少“基因体检”的专业公司。用的技术比国外还简陋(没有做全基因组多态分析,而是只分析几个位点),可是市场比国外做得还红火,各种“白领套餐”“粉领套餐”都有。“中国有很多有钱人,他们十分关心自己的健康,也能够承受得了这样的豪华消费”。

这类“基因体检”(笔者觉得叫“基因算命”更贴切)实际上是科学发展不到位,市场行为超前与科学的一个产物。如果科学发展到位了,应该是通过一个检查,给出这样的检测报告:“因为查到你体内有XX突变,你患有YY病”,或者至少是:“因为查到你有XX突变,你患YY疾病的风险是80%”。

 

现在,美国国会也开始过问“基因体检”的事,看来这些公司有得应付了。 

  

更多阅读 

  

科学网韩健博客

 

国外媒体相关报道(英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