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时报:方向对头的“高考成绩加专家面试”须谨慎推行  

高考制度从1977年恢复至今已逾30年,为人才选拔发挥了重要且积极的作用,其弊端也逐渐暴露。为克服弊端,各大学包括教育主管部门近年来不断改革,取得了一些积极成果,但与人们的期望还有相当大的差距。

11位教授在信中说,北大面对“少数虽然分数高但不一定适合本校培养的学生无法淘汰”。虽然高校目前的行政化比较严重,但也没有严重到要求北大必须给谁发毕业证。如果真有“少数虽然分高但不一定适合培养的学生”,北大可以在培养过程中淘汰他或者不让其毕业。这一自主权,北大是没有呢,还是没有用好?教授们说:“在高考分数接近的学生群体中,综合素质,尤其是兴趣、抱负、专业使命感和社会责任感等非智力因素,将是个人未来成长的重要因素。”教授们还说,北大“明确提出了培养‘各行各业引领型人才’的战略目标”。不知道北大如何像评价高考分数接近的学生群体那样,列出一个“各行各业引领型人才”的“重要因素”。如果没有,那如何培养?如果有的话,建议北大教授们在学生毕业前也进行面试,不符合标准的学生一律不发给毕业证。

 

日前,北京大学11位教授就本科招生给校长周其凤写信,以高度的责任感分析现行高考制度的弊端,建议北大实行“高考成绩与本校专家面试相结合”的招生选拔方式。周其凤将此信发给北大同仁校友征求意见,并公布于北大官网。

在高校培养人才的过程中,入口固然重要,培养过程和出口更重要。在讨论高考改革的一轮轮喧嚣中,社会的注意力被吸引到了入口,却忽视了过程和出口。在宽、严、进、出四个维度中,高校的出口和入口可以有四种选择:宽进严出、宽进宽出、严进严出、严进宽出。宽进宽出的不是高校,而是菜市场,没必要去讨论;此前中国高校是严进宽出,随着大扩招的持续进行,就全国范围来看,高校的入口正由严进过渡到宽进,但对北大而言,除非它堕落成不入流大学,否则宽进难以实现。关于出口,包括北大在内的全国所有高校,都是以宽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