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社论:培育优秀青年学者利在千秋

“国家发展对受过高等教育和良好训练人才的需求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今天的德国是否做得足够好?足以支持其未来的科学领袖?”他们在文章中写道。

 

 

 

 

他们在文章中说,今年10月,德国庆祝国家重新统一20周年。在过去20年中,德国一直大力投资研究和开发,重建在科学中的领导地位。如今,德国已将2.7%的国民生产总值投资科学。

10年前,国家利奥波第那科学院和柏林-勃兰登堡科学和人文研究院意识到,培育青年科学家是重建一个强壮、竞争性科学环境的核心。于是它们创建了青年科学院(the Young Academy),旨在利用两个科学院的资源培育新思想研究领域,促进职业途径,在鼓励老科学院参与政事的同时,也努力让青年科学家们参与其中。

上图为国家利奥波第那科学院前院长沃尔克·莫伊伦(Volker ter Meulen ),下图为柏林-勃兰登堡科学和人文研究院院长甘特· 斯托克(Günter Stock )。

 

 

 

在上周出版的美国《科学》杂志上,德国两位学术界领袖:国家利奥波第那科学院前院长沃尔克·莫伊伦(Volker ter Meulen )和柏林-勃兰登堡科学和人文研究院院长甘特·斯托克(Günter Stock ),联合发表署名社论,呼吁支持、培育青年学者。

 《科学》社论:培育优秀青年学者利在千秋

他们认为,成立青年科学院成立的初衷是“帮助青年科学家发展全面的科学视野、赋予这种视野以人性观点、提醒他们科学是一项思维自由组织的事业、鼓励他们在更大范围内将这种精神带入科学界”。


从气候变化、环境恶化,到寻找新能源和食物资源、促进健康,世界共同面临的问题只有通过多学科交叉的方式来解决,因此学院鼓励并授权其成员参与到交叉学科的研究中,将科学研究与社会进步联系起来,积极对国家重大政策提供意见和建议。青年科学院的成员均是已完成博士学业的年轻科学家,他们在这个科研机构里可以独立地从事自然科学和社会科学的交叉研究。

他们说:“过去10年中,德国青年科学院帮助青年科学家们跨越学科和地理障碍共同工作,青年科学院已将自己培育为科学界的一个有效声音。而且令人吃惊的是,在提倡科学方面,青年科学院有时比老科学院更效,这反映在几乎所有德国的大学都建立了青年教授席位。”

这一承诺导致德国研究机构、研究生项目和国际合作的增加。比如,政府的“精英计划”就是一例子,大学是德国科学体系的脊梁,该计划提出在未来5年中,向德国大学投资27亿欧元。然而在构建科学能力迎接全球挑战成为当务之急之时,经济的衰退却威胁着研究职业机会的下降。

埃米·诺特计划资助科学人员到国外进行科学研究,培养自己的独立科研能力,回国后领导科研小组,承担一定的教学任务,为通过教授资格考试创造条件。而通过哈森贝格计划,青年学者能获得组建科研小组的能力,并能安心地从事科学研究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