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人文社科期刊数量众多、良莠不齐,如何创建一流人文期刊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人文社科期刊在长期发展中存在着诸多制约一流期刊发展的瓶颈,如一流人文社科期刊的认定和评价不明确、地域分布不均衡等。

在这里,我们不妨以CSSCI来源期刊(2019~2019)和CSSCI来源期刊(2019~2020)的数据进行对比,来看一下近五年我国人文社科核心期刊的变化情况。

虽然此次期刊建设和改革的目标是针对创建世界一流科技期刊的发展,但笔者认为,《意见》对创建我国一流人文社科期刊同样具有借鉴意义。

作者系西北工业大学教授、西安文理学院特聘教授。本文为西北工业大学高等教育研究基金《社会科学研究成果育人的实证分析》〈SKJJZ2019003〉阶段成果

目前,我国大多数高校和研究机构主要以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Chinese Social Sciences Citation Index, CSSCI)为人文社科核心期刊的认定标准,该索引是由南京大学中国社会科学研究评价中心开发研制的数据库,最早开发的数据出现在1998~1999年,目前该数据库已经更新到2019~2020年的CSSCI期刊数据。在二十年的发展中,该数据库对于引领人文社会科学发展、实现国家软科学的创新突破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对于创建我国一流人文社科期刊也起到了风向标的引领作用。

赵硕

最后,不断推进我国人文社科期刊的数字化建设。期刊的数字化建设体现了创新型国家的发展需求,在大数据、人工智能和“互联网+”时代,人文社科期刊的数字化水平也反映了一流人文社科期刊的发展标准。我国人文社科期刊的数字化建设虽然取得了一定成绩,但离期刊数字化转型升级尚有一定距离,目前仅限于中文数据库。未来,我国一流人文社科期刊的数字化发展还应体现在知识的大众化普及和育人功能上,如数字化知识服务出版平台、融媒体出版系统、期刊大数据中心建设等体现智能化期刊发展的路径,以此来不断提高我国人文社科期刊的国际话语权。

 我国一流人文社科期刊的“变”与“不变”

通过以上统计数据可以发现,我国人文社科一流期刊的发展与国家创新发展的战略需求存在较大差距。参照《意见》精神,未来我国一流人文社科期刊的发展路径应体现在优化期刊发展布局、引领学科专业创新研究、推进新兴交叉学科发展和数字化转型等方面,以服务于国家重大需求和发展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