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科研要做的狠,玩儿也要玩儿的狠。”她的眼睛里忽地闪过一丝狡黠。

别人看来晦涩枯燥的科研,在颜宁心中却如同“打怪通关”。显微镜前的颜宁,如同一个天真、纯粹的小女孩,“玩”转科学是她心中最大的事。

38岁,对于许多中国女性来说,是一个忙于照顾上小学的孩子的年纪,是一个逐步承担更多生活琐事、为家庭而收敛的年纪。她们时而为额头眼角冒出的皱纹而惆怅,时而为双重的责任而迷茫。

葡萄糖是地球上所有生物最基本的能源物质,它们需要以GLUT1为代表的葡萄转运蛋白介导才能进入细胞进行代谢,提供能量支持生物的各种生命活动。GLUT1是研究最为广泛的模式转运蛋白,其结构在过去四十年是世界诸多实验室攻坚的对象。颜宁领导的研究组在研究思路和实验技术上大胆创新,终于在激烈的国际竞争中脱颖而出,于2019年和2019年在世界上率先报道了GLUT1和GLUT3人源葡萄糖转运蛋白的原子分辨率结构,不但完整阐明了葡萄糖转运蛋白的工作机理,并且揭示了其异常所导致的致病机理,对于研发治疗癌症和糖尿病的新型药物提供了分子基础。

也正是这个“乱入”的人间“仙境”,让颜宁尽情享受科学之美。“给我们上课的老师大多上年纪,他们可以把每个发现讲得像历史故事一样引人入胜,让人觉得:哇,原来做生物是这么好玩、这么有意思!”

入行16年,这位女科学家没有忘记自己的初心:“发现某些自然奥秘,在科学史上留下自己的印迹。”

颜宁是清华大学最年轻博导。长江特聘教授、国际最出色的女科学家之一、塞克勒国际生物物理奖、国际蛋白质学会青年科学家奖、首届国际青年科学家奖获得者……这一长串“头衔”,显示出这位中国杰出女科学家的分量。

1996年9月,当18岁的颜宁被录取为清华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的一名新生时,只有她知道,这个结果是个迷迷糊糊的选择。

她们在这个年纪,离开繁华和喧闹,压缩在厨房里、摇篮旁、梳妆台前的时间,去观察显微镜、作实验记录、处理实验数据、撰写论文,在多数为男性的科学界撑起一片天。

终于,2019年6月,这项困扰学术界近半个世纪之久的无解难题,颜宁团队仅用6个月便攻坚成功。从此,人类可清楚看到:葡萄糖进入人体细胞的那扇“门”究竟长什么样。

如果不是刻意提及,颜宁不会主动透露,她可以连续工作48个小时而不觉疲惫。攻关期间,从上午开始,除去用餐,她能一直连续工作到次日凌晨五六点,在办公室的沙发上眯一会儿又爬起来继续工作。

一提到颜宁,许多光环天然地向她“靠拢”:《自然》“中国十大科学之星”之一、国际最出色的女科学家之一、塞克勒国际生物物理奖、国际蛋白质学会青年科学家奖、首届国际青年科学家奖获得者,清华大学最年轻博导……

然而命运的暗示却没有停止。2000年,时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分子生物学系助理教授的施一公回清华作报告,介绍普林斯顿大学的情况,他是当年负责面试亚洲学生的“面试官”。

古灵精怪型学生:“学生物,是迷迷糊糊的选择”

从此,找到了人生方向的颜宁枕书而眠。“读论文”好像是她那个阶段学生时代的全部:几乎每晚都是读着论文睡去,早晨醒来,捡起论文又接着读。

“我有时在想,到底人是什么?不过是一个集成的化学反应器吧。那么新陈代谢后,我们留下了什么?每个人白驹过隙在世上不过百年,我们在世上走一圈,最终留下什么?”2019年7月1日,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毕业典礼上,颜宁题为“勇敢地,做独一无二的自己”赢得了全场的掌声。

她带领着一个跟她一样有趣的团队,令世界听到了来自中国科研界的声音。2009年,其研究成果被美国《科学》杂志评选为年度十大科学进展;2019年,颜宁团队解析了大肠杆菌中岩藻糖转运蛋白FucP的晶体结构;2019年,成果再次入选《科学》年度十大科学进展;2019年,首次获得人源葡萄糖转运蛋白GLUT1的晶体结构;2019年,获得塞克勒国际生物物理奖、国际蛋白质学会青年科学家奖……

“研究确实很难,可是越难越好玩不是吗?”

 女科学家颜宁:以智慧定义美丽

回顾自己回国的这些年,颜宁称自己最满意的就是将一个个极具挑战的课题变得不再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