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菲方单方面提起的强制仲裁未满足《公约》规定的前置条件。根据“无争议不仲裁”的原则,提起任何强制仲裁前,双方就仲裁事项须确实存在争议。但是,例如菲律宾在仲裁中提出关于单个岛礁法律地位的问题,而中方从未就单个岛礁主张海洋权益,是一直将其当作群岛的组成部分。

 

习近平主席指出,中国坚持维护国际公平正义,反对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人。南海问题的处理事关和平稳定,也事关公平正义。本地区的国家需要共同努力,建立基于规则的合作机制。国际社会应支持中国和其他南海沿岸国以和平方式管控和解决争议所做的努力,尊重中国以谈判解决分歧的选择,维护国际机制特别是《公约》的合法性和公正性。▲(作者是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外事委员会主任委员、社科院国家全球战略智库首席专家、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特邀副理事长,本文英文版刊发在美国《外交政策》杂志)

虽然我们还不知道最终结果,但可以确信,仲裁庭在管辖权裁决中没有了解和确认中菲间存在的争议是什么,忽视菲律宾提起该案的目的和诉求的实质,刻意将其视为纯粹的《公约》解释和适用问题,而实际处置的内容又远远超出这个范畴。另外,中方高度关切,仲裁庭未考虑南海的特定地理框架和海洋划界态势,也就是中菲两国在相关海域的海洋权益主张上是有重叠的。

当今世界上绝大部分争端都是由直接当事国之间通过谈判协商解决的。无论是双边、多边谈判,还是通过国际机制解决,其前提都是要直接当事国达成协议或者形成共识。中国对此案的主张和立场符合国际法的基本精神和国际关系实践。

《公约》也规定,提起诉讼前相关方须充分交换意见,但菲律宾从未与中国就仲裁事项进行任何沟通。菲在申诉报告中声称,因与中国的“双边磋商”以及“后续的众多沟通”都“陷入僵滞”无法解决问题而提起仲裁。这不是实话,事实上,是中方一直试图与菲律宾进行有意义的沟通而得不到回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