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学款介绍说,相较于南方地区,北方城市在排水设施、城建特点、城内河湖蓄水量等方面均有较大差异,更需留意短时强降雨导致城市内涝。同时,太行山区、桐柏山区等地应特别留意防范强降雨诱发地质灾害。

马学款表示,副高边缘盛行上升气流,对流强烈,易造成暴雨天气;加之副高边缘西南暖湿气流能够源源不断地输送水汽,这些水汽在华北、黄淮一带与冷空气剧烈交汇,形成“黄淮气旋”,从而导致了强降水天气的发生和发展。“黄淮气旋”通常被气象专家视作北方强降雨的“指向标”。它如同一个“水泵”,有利于周边水汽涌入聚集。

从7月19日01时至20日08时,北京市出现今年入汛以来最强降雨。同时,华北、黄淮、江汉等地出现大范围强降雨,50毫米以上的暴雨面积达63.5万平方公里,其中河北、河南、湖北等地出现250毫米以上的特大暴雨,山西、河北、湖北的17个县市日降雨量突破历史极值。

在河南,气象部门已派出灾情调查小组赶赴林州等地。河南省气象台首席预报员牛淑芬表示,与7月8日至9日出现在河南新乡的那场令人记忆犹新的强降雨过程相比,此次过程影响范围更大、过程累计雨量更大、小时雨强相仿。除三门峡、信阳东南部、南阳南部外,全省大部均出现暴雨量级以上降水。

河北省气象局服务首席郭迎春告诉记者,此次降雨过程对河北西南部地区影响较大,呈现局地性强、降雨强度大等特点。 “河北前期仍有部分地区土壤墒情欠佳,此次降雨过后,应留意旱涝转化带来的影响。”

对比2019年“7·21”特大暴雨和今年“7·19”两次强降雨天气过程,它们有雨量大、持续时间长、影响范围广、社会关注度高的共同点。从影响系统来看,“7·21”是因冷涡东移,而此次“7·19”是黄淮气旋北上。

根据数据统计,此次“7·19”暴雨相对4年前的“7·21”来说对流性较弱,雨强相对小,为56.8毫米/小时(“7·21”为100.3毫米/小时),但降雨持续时间较长。

“这是今年入汛以来,北方地区首次出现范围如此之大、强度如此之强的降雨过程。” 中央气象台首席预报员马学款表示,“形成此次降雨的主要原因是西太平洋副热带高压带加强并向北抬升。”

据悉,针对此次降雨过程,中国气象局已启动重大气象灾害(暴雨)三级应急响应。中央气象台多次组织专题会商。受影响各省市的气象部门密切关注雨情发展情况,积极与防汛、交通、市政、农业等部门联动合作,全力应对部分城市出现的内涝,以及山区出现的山洪、地质灾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