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都:把公开信交给学校老师后,他们的回应是?

7月13日,该校校友邱季端将他的6000件陶瓷藏品捐赠给母校北京师范大学。根据校方介绍,这些藏品包括了从两汉魏晋到宋元明清,各个朝代、窑口的具有代表性的陶瓷精品。当天来自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民间文物保护委员会等机构的多名代表也出席了活动,不过这批古陶瓷在当天并未“现身”。

采写:南都记者 袁浔杰

北师大的老师告诉刘昕鹏,教育学部将会在周一安排老师和他面聊此事。

刘昕鹏:老师后来打电话给我说,周一会安排教育学部的老师跟我面聊。

刘昕鹏:我个人认为,调查组成员应该有,收藏品鉴定专家、新闻媒体记者、律师、北京师范大学校级领导及宣传部门工作人员代表、北京师范大学校友及在校学生代表、网友代表。

北京市文物局方面表示,国务院《博物馆条例》对备案登记博物馆藏品也有相关规定。《条例》规定,博物馆可以通过购买、接受捐赠、依法交换等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方式取得藏品,不得取得来源不明或者来源不合法的藏品。

刘昕鹏:如果有机会在学校碰见董奇校长,我也要当面跟他说这件事。

在会上,北师大还宣布,将成立北京师范大学邱季端中国古陶瓷博物馆、中国古陶瓷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院;并任命邱季端为北京师范大学邱季端中国古陶瓷博物馆首任馆长及中国古陶瓷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院院长。

公开信

北师大接受校友捐赠的6000件古陶瓷到底是不是赝品?是否如业内人士所指毛估市值1.2万亿元?前日下午,该校教育学部2019级博士生刘昕鹏向学校递交了公开信,在信中表示:“作为北师大的在校学生,理应有权利也有义务应对外界针对母校的质疑与不良评价,但因个人收藏鉴定与舆论应对的能力有限,故提请董校长就该捐赠事宜所引发的社会质疑牵头组织专项调查,并就调查结果进行公布,以正视听。”

也有业内人士分析,如果6000件藏品都是真的,北师大获捐宝物毛估市场价1.2万亿元人民币。

该事件一经公布,立刻引起了古玩圈的极大反响。北京慕名世纪文物鉴定有限公司的总经理楚木公开发文质疑古陶瓷的真伪。楚木称,虽然截至目前,博物馆尚未建成,我们仍无缘得见真容。但搜集了网上的一些资料,其中有邱先生库房的照片,也有在福建公开展览的照片。“如果捐赠的都是照片里的货,可以肯定是赝品。”

刘昕鹏表示,邱季端捐赠一事的消息新闻播报后,社会各界出现了不同的言论。一方面,部分社会人士对捐赠藏品数量之大、价值之巨表达了赞赏,认为其对母校的公共资源的丰富、科学研究的发展作出了难以比拟的贡献;但另一方面,也有一些机构和个人对藏品的真伪与实际价值提出了质疑。

此外,北京市文物局是否会介入鉴定这批古陶瓷真伪?北京市文物局回复南都记者称,根据文化部颁布《文物认定管理暂行办法》第六条规定,所有权人或持有人书面要求认定文物的,应当向县级以上地方文物行政部门提供其姓名或者名称、住所、有效身份证件号码或者有效证照号码,以及认定对象的来源说明。“目前,我局尚未收到任何单位和个人关于这批瓷器认定的申请,也未接待任何单位和个人的相关咨询。”

南都:看你公开信中写了对于调查组的成员的意见,你觉得应该怎么样?

6000件藏品震动古玩圈

邱季端会上讲述了自己多年来,如何不惜巨资,把流散在中国民间的古代艺术珍宝尽量收集起来的经历。“我的收藏,加上文保会和全国各位收藏家的大力帮助,博物馆的馆藏会达到1万件以上。”

日前,北师大因为受捐了6000件古陶瓷而处于舆论的漩涡当中。

南都记者了解到,根据国务院的《博物馆条例》相关规定,国有博物馆或非国有博物馆(藏品不属于古生物化石)的设立,必须向馆址所在地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文物主管部门备案。

7月30日,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2019级博士生刘昕鹏向学校方面递交了一封公开信。在公开信中,刘昕鹏希望该校就7月13日邱季端捐赠中国古陶瓷藏品一事进行专项调查,以正视听。

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2019级博士生刘昕鹏:

南都:你为什么想到写公开信?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声音

北师大博士生要求正视听

调查

 

而北京市文物局回复南都记者称,目前,经该局与有关方面调查了解,尚未收到任何单位和个人关于设立该博物馆的备案申请,也未接待任何单位和个人的相关咨询。

漩涡

南都:接下来,你将如何跟进这件事?

最后,北京市文物局表示,博物馆,是指以教育、研究和欣赏为目的,收藏、保护并向公众展示人类活动和自然环境的见证物,经登记管理机关依法登记的非营利组织。各博物馆应当加强藏品管理、保护及利用工作,不断完善藏品管理的机制与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