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哭着还是劝不住,在那喊:“爸爸,一万啊,爸爸,一万啊。”我们劝她吃饭,她也不吃,想要去报案,后来我们没吃饭就去报案了。

诈骗号码曾实名注册

没有泄露过徐玉玉的信息

李自云:她说她在银行的时候,对方怎么说她就怎么办。她怕那个助学金提不出来,反正出门前她是相信(对方汇钱)的。她回到家说自己被骗了。我问她怎么骗的,她说,对方跟他说钱提不出来,让她汇钱过去激活(银行卡),结果就把学费给骗走了。学费是这大半年她爸爸挣的,早就给她预备着的。

此外,在这个事件中,运营商是否需要承担责任也成为关注点。

事后徐玉玉一直哭:“爸爸,一万啊,一万啊”

北青报:她之前确实申请过一笔助学金,您知道这事吗?

徐玉玉立刻被送往临沂罗庄中心医院,经过一系列抢救,当天暂时保住了生命,但一天多后,徐玉玉还是没能挺过来。医生对北青报记者称,徐玉玉的情况是猝死。

李自云:助学金不清楚,是老师帮忙办的,老师比较清楚情况。为助学金的事,以前也有人给她打过电话,都是她爸爸带她去办的。也打过我的电话,当时那个(助学金)是真的,在这个事儿(遭电信诈骗)前一天,还有人打来两通电话,说的事是之前老师带她办的那个助学金。那个电话是让(徐玉玉)赶紧办手续。孩子听完后就在网上发东西,说是明天助学金要用的。老师带她办的那笔助学金的具体金额有多少我不知道,只说(8月)25日会把助学金的卡快递寄到家里,让她在家等就行了。

在了解了小芹的情况后,张国华询问她是否认识一个叫陈兰的人,小芹否认后,张国华却称陈兰一口咬定小芹是自愿将银行卡给陈兰使用,且陈兰给了小芹12000元。张国华又称在“犯罪嫌疑人”家中找到了“小芹办理的那张卡”,称小芹涉嫌“非法洗钱”,要求她自证清白。

当地教育局:

徐玉玉今年于山东临沂第十九中学毕业,目前已被南京邮电大学英语专业录取,被骗的9900元本来是徐玉玉用来交的学费。

 大学新生遭诈骗猝死 涉案号码曾实名登记

19日,徐玉玉被骗的同一天,家住临沂塔桥村的小芹接到了一个自称邮政的电话,电话中称小芹有一封邮件未能及时领取。随后,另外一名自称为人工客服的人员以帮忙核实为由,告诉小芹其在上海办了一张招商银行的银行卡,且已透支12655元,银行发函催其还款。

李自云:我听不出来,我只能听出是个男的。

19日临沂下着大雨,家庭并不富裕的徐玉玉急于想得到这笔助学金,披上雨披,骑着车子,冒着大雨来到了附近的银行。

 大学新生遭诈骗猝死 涉案号码曾实名登记

徐玉玉在2019年的一篇作文中描述过自己的家境。徐玉玉的家庭条件并不好,父亲是一名建筑工人,而母亲身患残疾,家中还有一个姐姐。但徐玉玉认为自己的家庭还是“幸福和睦”,她在那篇作文中写道:“妈妈很勤劳,邻里街坊中,谈起妈妈,都要竖大拇指的。”她表示,“我一定要很努力地学习,才能报答我的父母”。

目前针对徐玉玉的事件,当地警方已经成立专案组。假如警方最后能抓到诈骗徐玉玉的人呢,诈骗犯是否要为徐玉玉的死负责?

 

邹学勇说,170、171号段的电信诈骗,反查起来有难度,因为号码放出去以后,一种情况是人在使用,这部分实名制落实起来比较容易,但是还有一部分并不是人在用,而是被买到的人“养”了起来,用来网络刷单或者注册网站,以此来收验证码一类的,达到挣钱的目的。

调查

另一女孩被诈骗七千元 骗子说她“洗钱”

李自云:当时我提出要跟她去,她不让,跟我说“妈你别去了,我穿雨披,20分钟就办完了”,她还说“我自己去,别淋着你”。

对话

在诈骗案中,有些人用170、171号段诈骗,打完电话就扔了,作为虚拟运营商也不知道是谁使用、在哪儿使用。

19日下午4点多,徐玉玉的母亲李自云接到了一个171开头的陌生电话,由于“听不懂”,母亲将电话转给了徐玉玉。电话里的人称,有一笔助学金要发放给徐玉玉,并询问徐玉玉家附近有没有银行之类的问题。诱导带着试探,这通电话5分钟内就把徐玉玉的家庭情况问了个清楚。

19日被骗当晚,徐玉玉和父亲去了派出所报案,民警记录案情后让父女俩回家等消息。从派出所出来不到2分钟,父亲徐连彬发现徐玉玉歪倒在了三轮车上。

供图/东方IC

诈骗犯是否要为徐玉玉之死负责?

另据媒体报道,24日,南京邮电大学派出工作人员赴山东临沂向当地警方了解案情,并对徐玉玉家属进行慰问。校方表示,此前除向学生发放录取通知书之外,没有任何学校工作人员与徐玉玉联系,通知发放助学金的事宜。

 大学新生遭诈骗猝死 涉案号码曾实名登记

北青报:徐玉玉是怎么按照对方要求把学费给汇过去的?

徐玉玉的录取通知书和接到诈骗电话的手机

北青报:徐玉玉回来以后怎么跟您说的被骗经过?

李自云:她最近就在准备上学的手续,去复印、打印照片什么的。她说有文件要复印,要打多少张照片自己弄就行。上大学报到的时候她准备自己去。她那些天可高兴了,天天喜乐乐的。平时在家吃完饭嘻嘻哈哈地看电视、玩儿。

骗走9900元学费

北青报:您能听出那个电话中的人是什么口音吗?

该工作人员表示,这项助学活动中主办方将直接发放银行卡给这些贫困学生,“而且我们联系这些学生都是通过单位座机联系的,教育局这边没有泄露徐玉玉的个人信息”。同时,目前没有证据证明此助学活动与徐玉玉遭到的电信诈骗有关。

北京康达律师事务所律师韩骁认为,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即使抓到了诈骗者,因为不好判断徐玉玉的死跟她被骗之间的关系,所以诈骗犯罪嫌疑人到底要不要为徐玉玉的死负责还不好界定。毕竟从主观上说,诈骗者只是想骗钱,并没有想到徐玉玉会身亡,所以如果抓到了人,也只能以诈骗罪追究这个人的刑事责任,至多在量刑的时候予以加重。

远特通信市场部经理聂嘉兴向北青报记者证实,这张卡确实属于远特通信,他们从后台数据查看发现,该卡确实有实名认证,也有身份证号码,并且认证信息通过了工信部实名制审核。此外,远特通信也已跟公安部门联系过,可以协助调查。

李自云:她当时非常高兴,因为(那人)说给她钱嘛。

24日下午,临沂市公安局罗庄分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案件发生后,公安局抽调精干力量组成专案组,目前警方正在对此事进行调查。随后,罗庄分局在其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目前专案组民警已分赴多地开展调查工作,案件正在全力侦破中。

徐玉玉生前的照片

据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联盟秘书长邹学勇介绍,当时国家之所以考虑发展虚拟运营商是为了推动通信行业市场化,通过引入民营资本进入通讯行业,创新发展模式,通过竞争推动电信行业服务质量的改善。但在具体业务上,虚拟运营商的流量、语音等业务都是需要花钱从三大运营商处批发来的。

徐玉玉的葬礼上,父亲徐连彬痛哭不已

24日,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了被骗女孩家属以及相关主管部门,试图还原案件过程。目前,临沂地区被骗了学费的学生并不只徐玉玉一人,同时当地教育主管部门已开始调查此事,公安部门也已成立专案组。北青报记者获悉,此案嫌犯使用的171号段号码属于北京远特通信,该卡于今年3月开卡,曾进行过实名制登记。

8月24日下午,临沂罗庄区教育局一位工作人员向北青报记者表示,目前教育主管部门正在调查此事。他称,徐玉玉出事前,曾报名参加了一个叫“泛海助学山东行动”的资助活动,教育局收到过徐玉玉等报名者的登记申请表,但均已上交至活动主办方。

徐玉玉又给对方打了电话,对方称必须先将徐玉玉卡中的钱取出转给他,理由是“为了激活银行卡”。对方表示,徐玉玉只要将钱转账到自己指定的账户,半小时内他就会把2600元助学金连同转过来的钱一起汇给徐玉玉。徐玉玉按照对方的要求做了,她将父母东拼西凑来的9900学费汇给了对方。结果半个小时过去了,音讯全无,徐玉玉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再拨打对方手机,关机了。

24日下午,北青报记者联系到了徐玉玉的母亲李自云,李自云对北青报记者回忆了事情发生的过程,以及徐玉玉的家庭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