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科学报》 (2019-08-25 第5版 大学周刊)

“一流大学、一流学科”的双一流政策已经在中国高等教育领域导致一些新的变化,比如兰州大学对教育学院的学科改造。在大学教学、科研的双重任务中,由于科研成果短期可见,包括大学所获基金数目、文章数目和影响因子、专利数目等,因此这一政策最为令人忧心的可能就是导致大学教师和校长们对教学和育人更加忽视。教学和育人需要大学教师很大投入,比如北京大学化学学院一名教授悄悄进行试卷“面批”改革,也就是考试完毕之后当着每一名学生批改试卷,与每名学生讨论考试和学习的得失,这样200人的班级,他和助教们需要整整一周时间。这是非常大的工作量,但其教学效果呈现出来大约也需要三十年以后了。这种投入很难在当下成为这名教师的绩效,也很难成为大学书记和校长的当下绩效。

为避免双一流政策导致大学科研和教学失衡进一步加剧,教育部副部长林惠青今年六月发表了讲话和文章,提出“一流大学要办好一流本科教育”,之后教育部高教司也发出了《关于中央部门所属高校深化教学改革的指导意见》,这当然是很有意义的努力。未来的大学能够继续重视教学当然是我们共同的期望。

罗思高认为中国的高校人人都能毕业,甚至能按时毕业,这样的判断是真的吗?根据教育部发布的一些宏观数据估计看,这很可能是真的。从一些高校的毕业率数据看,这也可能是真的。例如,2019年华中科大有852名本科毕业生不能如期毕业,其本科四年毕业率(更严格讲是学位率)只有约90%,这个非常正常的情况为何在当时引发全国关注?根叔领导下的华中科大在中国太不正常了。在微观层面,《中国青年报》“大学教师的挣扎:严格还是放水”的报道,反映出一线教学真实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