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用现在的价格来衡量国有资产的价值,在当年都是低估,似乎都有国有资产流失之嫌。这一条款是由此为高校领导进行成果转化的责任进行了界定。”柳卸林说。

 

两部委:高校成果转化收益留归学校 不缴国库

对于来自自然科学基金的项目,特别是具有应用价值的基础研究,则应当解放思想、不吝激励。

在《中科院意见》中,则没有提到明确的奖励比例,但是两大《意见》均提到,在扣除用于奖励和报酬后,收益中余下的部分应主要运用于科学技术研发与成果转化等相关工作。

这就带来了一个老生常谈的疑问:这样是否会造成国有资产的流失呢?

这是专家眼中一个很大的亮点。

但是宋河发也指出,提高奖励比例不是万能的。在一些地方省份,规定允许将收益100%用于奖励个人,但是并没有起到预期效果。这其中一个很大的原因,是忽视了服务体系的建设。

8月17日,教育部、科技部共同发布《关于加强高等学校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工作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高校意见》)。

中科院大学教授柳卸林也肯定了成果收益留归单位的正面意义:“这笔钱是用于再科研与教育的,而不是其它目的。这可以让高校有更好的可持续发展能力。 此外,国家投入的资金,通过成果转化,促进高技术产业的发展,也会创造更多的税收。”

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区别呢?对此,中科院知识产权研究与培训中心副主任宋河发分析,中科院下属各个单位都是法人机构,其中大部分研究所都已制定了自己的科技成果转化规定,并且根据各自的情况明确了奖励比例。

两大意见均提出,单位拥有科技成果的转化自主权,而且转化后的全部收益留归单位。

“由此可见,机构的魔力是很大的。”他说。

接二连三地,高校和中科院齐放大招:简政放权、高度激励、适度免责……会给我国的科技成果转化带来怎样一番新局面?为此,《中国科学报》记者采访多位专家,请他们探讨两大《意见》中一些值得关注的问题。

“建立服务体系”亮点多亮?

《中科院意见》则写道:“科技成果转移转化失败案例,要实事求是认真总结,对于符合规定的,不追究相关人员的领导决策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