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学生的需求多种多样,常常出现不能复制的个案。高校应该如何处理好“机制化”改革,进而为学生“个性化”的成才需求服务呢?

对导师离任可能带来的学生“无师”后遗症,上海多所学校已制定相关规定。如上海交通大学明确规定了研究生导师在较短时间、较长时间不能履职时,分别应委托导师组代行职责以及启动导师、导师组更换事宜。复旦大学则规定,导师因公出差、出国,应认真安排好离校期间的研究生指导工作;若长时间离校(半年以上)又无法指导研究生的学习,一般应更换导师。

专家同时表示,学校在推进教育改革创新中,选人、用人、留人机制要保持严格的优胜劣汰。只有在学校能留下优秀的导师、让不合格的导师离开的情况下,才能让学生的二次选择更有利于其成长。

目前上海多所院校均有要求或已成惯例:即便导师离开学校,也要为已指导的学生负责,直至学生毕业。记者查阅《上海财经大学研究生指导教师管理条例》,规定“调离工作后不再聘任的导师,其指导的研究生可由其继续指导至该研究生毕业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