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静告诉记者,引发这种现象的机理在于,外加电场改变了液态金属表面的电荷分布,继而形成表面张力梯度差,由此导致的电毛细力会使得液态金属发生对称形变。结合石墨电极与永磁体作用,液态金属可因洛伦兹力发生旋转,由此形成更为丰富的褶皱图案。“这一发现扩展了经典流体波效应的既有研究范畴。”

伴随“仿生型自驱动液态金属软体动物”的最新发现,这支中关村的“研发小分队”把人与科学的距离又拉近了一步。

“液态金属电子手写笔中内置的液态金属除可以应用于个性化电子电路及电子教育教学和儿童玩具制造等领域,还可以应用到科技、能源、航空、热控、人体神经修复等方面,未来开发自主变形机器人更是指日可待。”刘静说。

双重身份更活跃

“我们就是要让在室温下‘像水一样流动’的金属发挥出自身的独特作用。”刘静告诉《中国科学报》记者,由团队首创的液态金属芯片冷却技术,开启了变革传统的超级散热新途径。基于此项性能,团队已研制出系列液态金属CPU散热器产品,并已成功推向市场。与传统散热器产品相比,这种产品的散热性能明显提高,特别是在高热流密度及大功率电子芯片和高强度光电器件等产品中,已展示出极大的应用价值,为解决我国国防领域的极端散热需求提供了新途径。

如今,刘静团队的液态金属事业再上新征程,得到了云南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今年6月,云南省发改委表示继续支持“液态金属谷”产业申报国家专项资金,目标是通过自上而下的共同努力,让液态金属产业尽快发展壮大,成为云南的又一张名片。

迄今,团队的产品涵盖了多项具有世界影响力的原创技术。“除了中关村,如今我们的液态金属成果已逐步辐射到全国,特别是在云南宣威启动的重大产业化项目和研发基地建设,已初具规模,部分产品逐步销往国外。”刘静告诉记者,国家应该大力发展液态金属这一战略性新兴工业,特别是通过院企、院地合作,未来逐步向世界输出全新技术,使之成为中国科技发展硬实力的重要体现之一。

据悉,液态金属在生物医学、增材制造、柔性机器、热控与能源等领域具有的广泛应用价值,是刘静团队得以脱颖而出的关键。

此外,研究小组还发现了液态金属液滴在由柔性微纳米尺度针状丛林构成的表面上的撞击、接触、反弹、扩展或收缩行为,在特定针尖长径比情况下,金属液滴可发生无任何黏附性的全反弹现象。刘静表示,该项研究为今后采用微纳尺度结构实现液态金属的高效输运或黏附提供了新思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