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初花了这么多钱建,才使用十来年就要花这么多钱拆,太心痛了。”站在工学部主教楼外,已退休20多年的原武汉水利电力大学一位姓李的老教师很感慨。

调查动机

前述李姓退休老教师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规划建设主教学楼之初,就有不少人提出楼层过高会与周围景观不协调,但大楼终究拔地而起。

王发堂则认为,“变形金刚”的出现,不仅仅是设计者的责任,更多是因“把关没把好”,学校基建处、城市规划部门均应对此负责;只有进一步完善追责机制,才能让把关者们在决策时更加慎重。

一时间,似乎所有人都在忙着告别这栋被戏称为“变形金刚”的教学楼:返校学生抓紧时间在楼前合影,已退休的老教师为再看一眼大楼傍晚赶至……

 武汉大学工学部主教学楼使用16年即将拆除

“不能说过去建是对的,现在拆也是对的。”赵宪尧认为,城市建设被反复折腾,建设合乎程序、拆除也合乎程序的背后,是体制机制的不顺以及法律法规的落实不到位,是依靠“权威”作决策而非“科学性”考量的结果。

2019年5月18日,有“湖北最长高架”之称的武汉沌阳高架桥投入使用16年后遭爆破拆除,官方宣称,提前拆除这一高架桥,是因该桥难以适应经济快速发展的需要。

 武汉大学工学部主教学楼使用16年即将拆除

《法制日报》记者梳理发现,“短命”建筑遭拆除重建的原因,包括建筑物不再适应发展需要、让位于市政项目建设、施工项目通过规划审批后擅自违建等。

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有专家表示,近年来,城市建筑频频拆建,看似所有项目都符合程序,但在“合法短命”背后,却是权力对政绩、对GDP的片面追求,造成大量国家资金的浪费。

在黄经南看来,作为规划部门、高校以及设计师各方妥协的结果,“变形金刚”从建设之初就和周围整体规划不相符,如今按照法律规定作出爆破拆除决定,总的来说是一件好事,但是代价太大。

短短15个字,却像一颗定时炸弹在与武汉大学有千丝万缕联系的人中间炸开。

图为武汉大学工学部附近的动力与机械学院等几座大楼门口张贴着有关爆破工作的通知。何正鑫 摄

耗巨资建起的大楼“建而不用”或是“建而不能用”,一直以来广受诟病。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华中科技大学力学与土木工程学院退休教授赵宪尧直言,建筑色彩、建筑体量、建筑景观等拆除大楼的理由,在建设设计之初就已经有人提出,简单将已建成的大楼拆除重建,如此不珍惜国家资金,让人痛心。

“使用这么短时间就炸了,说实话确实有点可惜。”武汉大学城市设计学院副教授黄经南坦言。

1999年,主教学楼尚未建成,王发堂在武汉水利电力大学建筑系攻读硕士研究生。他在发表于《华中建筑》上的论文直言:“变形金刚”是珞珈山的瑕玷,是“珞珈山优美环境走向破坏的一座墓碑”。

武汉大学官网公布的消息称:该校开展东湖南路沿线(武汉大学段)环境整治工程的主要依据国务院批准的《武汉东湖风景名胜区总体规划(2019—2025)》。

 

这座从建设之初即广受争议的教学楼,因“短命”再次走上风口浪尖。

武汉大学工学部主教学楼即将爆破拆除,这一消息最近引发不少人关注。这座投入使用仅16年的教学楼在规划建设时便争议不断,如今被爆破拆除也惹人关注,这座处于舆论焦点的教学楼背后,究竟有何故事?

武汉大学工学部第一教学楼。  东方IC 资料图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赵宪尧认为,城市建设本应是可持续的,不论是拆除或是建设均应慎重,其被不断的“折腾”难以具有科学性,是片面追求GDP和政绩的结果,“反复拆建,若干个GDP得出一个建筑物”。

 武汉大学工学部主教学楼使用16年即将拆除

 武汉大学工学部主教学楼使用16年即将拆除

据了解,武汉大学工学部第一教学楼拆除的原因是主教楼建筑高度超高违反东湖风景区规划,对景观视线造成遮挡,破坏东湖景观和自然山体轮廓线;同时,区域现有建筑外观及环境质量不佳与东湖绿道、东湖风景区规划要求不相符,与校园建设要求不相符。

今年7月,武汉大学宣布启动东湖南路沿线(武汉大学段)环境整治工程,决定对该校东湖南路沿线环境进行整治,其中就包括投入使用仅16年的工学部第一教学楼,这座被师生们戏称为“变形金刚”的教学楼将被拆除和等面积还建。

2002年3月30日,经有关部门立项、审批的住宅开发项目武汉外滩花园小区建成仅4年,被定性为“违反国家防洪法规”并被强制爆破,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达2亿多元,拆除和江滩治理等方面的费用更让当地政府付出了数倍于其投资的代价;

武汉大学工学部第一教学楼,又称“主教楼”,位于东湖南路武汉大学工学部大门内侧,是武汉大学乃至整个东湖沿线最高的建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