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网留学综合报道】据美国彭博社9月7日报道,过去几十年来,不断增加的大学毕业生流入美国劳动力市场,在提高生产率的同时造就了美国世界经济强国的地位。然而,随着美国大学入学率自2019年以来逐年下降,这一经济增长驱动力正在逐渐消失。

哈佛大学经济学家劳伦斯•卡茨表示:“教育程度的缓慢增长是经济发展的一大阻力。教育的数量和质量会对生产率产生重要的直接影响,教育程度越高的工作者生产率越高,同时教育会对创新进程和新技术应用产生间接影响”。据美国劳工部8月报告,以职工每小时产出计算的生产率,已经连续三个季度出现下降。2019年以来,美国生产率的平均增长只有0.4%,而八九十年代的生产率增长一般在1.9%左右。

美联储主席珍妮特•耶伦今年8月在怀俄明州的杰克逊霍尔年会上表示:“就整个社会而言,我们必须找到促进生产力进步的方式。同时,我们有必要考虑改善教育体系,并增加对职工培训的投资支出”。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低学历工作者通常还面临着较少的职业选择。8月份,拥有高中文凭的劳动者的失业率为5.1%,而拥有本科及以上文凭的劳动者失业率仅为2.7%,教育程度在高中以下的劳动者的失业率则已经达到了7.2%。

报道说,大学入学率下降带来的最显著后果是工资的减少。高学历能带来高薪酬的工作,大学毕业生的工资通常比非大学毕业生高90%,但是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美国人拥有大学文凭。劳动力素质和科技曾在八九十年代帮助美国雇主提高了生产率,但时至今日早已无力支撑效率收益的增长。

报道称,对这一生产率奇迹的终结感到遗憾的,主要是美联储的官员和经济学家,他们强调高等教育人才能在带来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避免通货膨胀的副作用。尽管这些人目前也对教育衰退的状况束手无策,但他们表示,美国必须采取措施解决这个问题,从而避免新一轮的经济下滑。

改善教育水平已成为美国总统选举的一个重要议题。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提议为家庭年收入在12.5万美元以下的学生免除州公立学校学费。共和党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认为学生贷款债务是“大问题”,并表示要提高教育质量。(实习编译:张颖 审稿:谭利娅)

 

据报道,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包括人口老龄化、学费上涨以及健康的招聘率弱化了对学习的要求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