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累之,一朝毁之”,危险品的物流安全问题成为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有针对性地进行系统有效的预防、预警、应急处置与善后处理,便成为危险品物流发展中的当务之急。

危险品物流中的多头管理是其中最严重的问题之一。交通、公安、质检、安监、工商、环保、卫生、税务、海关等部门分头管理、职能交叉,形成的所谓闭环管理机制,容易存在争利时一哄而上而出现事故时则推卸管理责任的可能。

据统计,2019年全国危险品运输量约为10亿吨,危险品道路运输企业约为1.1万户,运输车辆约31万辆,从业人员约120万人,而每年运输量增速达10%,居全球第二位,且可能很快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危险品运输国家。

新奥能源物流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黄昌伟认为,大数据或是“互联网+”不仅仅是简单的技术问题,“更多的是体制、系统的创新,要从管理、体系、教育、培训、员工、技术、监控等等方面建立一个完整的体系,才能实现危险品物流行业的提升,才能达到社会对物流企业越来越高的要求。

危险品在运输与仓储过程中,极易发生爆炸、泄漏和污染等事故。去年8月,天津港危险品爆炸事故带来血的教训,今年7月,全国海关就此进行了为期一个月的集中性警示教育。据不完全统计,仅去年一年就发生了近百起大大小小的危险品生产安全责任事故,造成许多生命的消逝和巨额财产的损失。

当然,单纯依靠危险品物流运营企业的自律还难以保证全系统的安全,刘大成提到,可以利用大数据进行深度数据挖掘,从危险品的采购、生产制造、包装、分拣、储存、运输、配送等全供应链环节上实现企业级、区域级和国家级的安全风险识别、控制和规避。

随着我国经济进入中高速增长,对高端化工产品的市场需求持续增长,危险品物流开始步入高速增长期。

利用大数据建立强大的分级危险品物流安全监控中心,实时对所有危险品的生产、仓储和运输,实施严格的全流程信息管理,包括货品及货物盛装物的车载移动终端、仓储终端、作业人员识别标签等,并建立基于风险识别的预警和报警系统,这有利于危险品物流安全事故发生的应急处置和救援互助。

按照维基百科的解释,危险品是指在使用或者运输、仓储过程中,会产生对环境、健康、安全及财产造成危害的物质,按照化学性质一般分为爆炸物和引爆媒介物、易燃性和毒性气体、易燃性液体、易燃性固态、氧化媒介物及有机过氧化物、毒性及感染性物质、放射性物质、腐蚀性物质和其他危险性物质等九类。

这其中,既有专业水平不足的问题,也有基础设施条件差的问题,既有管理部门过多而协同管理不足的问题,也有信息化程度低导致监管能力差的问题,清华大学工程管理硕士教育中心执行主任刘大成在文章中提到,核心还是缺乏整体规划和系统建构。

另外,在受法律保护方面,危险品物流还没有一部专门的法律,“《安全生产法》或是《交通安全法》都不能全覆盖危险品的生产和流通。”史毅平说,《危险化学品安全法》或许能够打破行业和区域化的壁垒,“安全总局正在做调研,希望这项法律能够尽快出台。”

诚然,我国政府和相关管理部门已陆续建立了一系列规范危险品物流运作的法律、法规和标准,一定程度上提高了危险品物流的安全系数。但近几年来,每年发生超过百起安全事故,发生率远高于欧美发达国家。

“实际上我们很多大的客户,包括外资企业,来检查的次数比政府检查还要多,但是检查的细节都会讲得很清楚,也比较合理,让人服气。”江永铭说。